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营 >

U-2葬身中国的台前幕后(中)(3)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导弹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连续三次坐失战机,搞得空军很被动。要挽回被动局面,就要寻找新的战机。但导弹部队在西安的阵地业已暴露,今后一个时期,U-2到西北搞侦察,不会再走这条老路。部队在此待战,已无必要,也不会再有战机,下一步要到哪里去寻找战机呢?

  空军作战部和高炮部队,根据刘亚楼的意图,把敌机历次入窜大陆的活动资料拿出来综合分析,发现浙江衢州至江西弋阳一带,是侦察比较密集的航线地段,其中尤以江西上饶最为集中。

  根据敌机进出航线的特点,提出三个部署方案:一是以打进为主,二是既打进也打出,三是以打出(返航)为主,即在衢州、江山、上饶、弋阳各部署一个导弹营。这条路线地处浙赣铁路线,导弹部队进出行动方便,而且有现用的和备用的机场可供选择阵地,便于沟通情况和通信联络。

  刘亚楼权衡对比分析,认为以打退出为主的第三方案最佳。此方案的优点是在敌机以往退出的主要航段上,都有部队设伏,捕捉战机的几率较大;而且对敌人来说,飞行员坐在那个被束缚得紧紧的狭小座舱里,在大陆上空提心吊胆地飞行了六七个小时,前后左右有我歼击机跟踪监视,虽对其构不成多大威胁,但他们的精神却要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两个眼睛还要紧紧盯住第十二系统,随时防备地空导弹来袭,因此体力和精神消耗殆尽,反应的敏锐度下降,返航到快看到海岸线的上饶一线时,想到马上就可以入海下降高度准备落地,难免要产生麻痹思想,放松警惕,分散精力,而我则可以从容对敌,以逸待劳,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出其不意地突发攻击,必然可以打它个措手不及。

  在盘点敌机入窜活动的时间时,发现多在1、2、6、9、11月,尤以11月上旬为多,盖因此际大陆秋高气爽,晴朗少云,空中照相效果为佳。

  刘亚楼舒眉展颜,道:“在高度机械化、电气化条件下打仗,分秒必争,分秒千金,时间就是战机!要捕捉战机迎来胜利,部队必须于10月底全部到位,做好战斗准备。”

  再过30天,就到11月了,行动已非常急迫。空军各有关机关和部队立即进入紧急准备状态。

  9月30日,空军以刘亚楼、吴法宪、成钧、名义,向总参谋部呈送了新的设伏方案请示报告,提出了将4个导弹营在衢州、江山、上饶、弋阳地区机动设伏的建议和理由。

  国庆节后,刘亚楼赴上海参加中央工作会议。他在上海接到贺龙、、和罗瑞卿同意空军作战方案的批件后,一面命令导弹部队马上移师江南,一面通知南空司令员聂凤智和副司令员蔡永到他下榻的锦江饭店接受任务。和以往做法一样,他把这次“集群”作战任务就地交给南京军区空军。

  任务下达后,刘亚楼对聂凤智和蔡永说:“你们知道,我们的日子现在不好过,5个月连着三次,押宝押得很准,就是没把飞机打下来。这次543部队到你们的地盘来打飞机,希望你们露露脸,把它给打下来。部队到达设伏地区后,一切统由你们负责,管好管坏、打好打坏都是你们的。另外,我再把张伯华派给你们当助手,他可是地空导弹部队的专家。”

  南空副司令员蔡永受命负责集群指挥,拟订作战预案。他带精干班子经数日长途跋涉,跑遍了从弋阳到衢州的山山水水,以上饶为中心,勘选出了四个设伏阵地。

  一星期后,蔡永返回上海锦江饭店,向刘亚楼汇报4个导弹营的具体部署方案。根据刘亚楼的意图,这次机动设伏施行口袋战术,就是把几个部队进行分工,你负责拦头,我负责扎尾,剩下的从两边过来掐腰。

  刘亚楼把“宝”重点押在上饶,不仅要求集群指挥所设在上饶,还指出要从4个营中遴选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放在上饶。

  原来的部署,二营没有放在上饶。刘亚楼连连摆手说:“不行,这个布置不好,要说U-2,U-2就是优待二营嘛。打仗要有主次,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们为什么不把二营放中间?”

  像选将也是押宝一样,刘亚楼把二营“押”在了一个战机最多的阵地上。实践证明,刘亚楼亲自提出的把二营押在上饶的决心下对了,才得以摆脱空军几个月来的被动局面。参加过这次兵力部署的人后来都说:“在兵力部署上,刘亚楼太高明了,其他单位恐怕没有这样的司令。”

  10月25日始,导弹部队4个营经过长途行军,分别进入阵地,以40公里作战半径的间距,在浙赣交界的衢州、江山、上饶、弋阳一线公里的天罗地网。这一字长蛇阵,是一道难于逾越的空中铁幕。

  导弹二营官兵10月25日晚从北京车运南下,在闷罐车里苦熬苦闷了4个昼夜,于29日22时到达上饶市郊阵地,比从西安来的其他3个营晚了一大截。部队刚进入新阵地三条岗,便接到群指的命令:“各营务于11月1日零时担负战备任务。”

  岳振华掐指一算,不禁咂了咂舌头:包括今晚的两个小时在内,留给他布置阵地的时间只剩下50来个小时。这个时限,比哪一次都紧呐!

  古往今来,战场上的竞赛,本来就鲜有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例子。岳振华没有抱怨,更没有迟疑,咬紧牙根,狠下一道命令:战备压倒一切,连夜展开兵器,连夜准备导弹,连夜制订作战预案,连夜开设指挥所……

  于是,部队帐篷来不及搭,就住在汽车上,各种雷达尚未校飞,就要做好战前准备。一般指挥员不搞校飞不能打仗,岳振华却敢于冒犯挑战苏联教规。在热火朝天的阵地上,这个只读过几年书的北方大汉又咀嚼出了一首战地诗来:“二下江南浙赣边,荒山野岭扎营盘,近快战法操胜券,歼灭U-2只等闲。”

  11月1日,亲来上饶督战的成钧主持“群指”作战会议,主要研究如何对付敌机预警系统,督促落实“近快战法”实施。对于集群指挥部根据新战法所提,把制导雷达开天线公里这个最敏感问题,许多人都还有看法。会上争论很激烈,有的说可以打,有的则认为行不通。眼见“近快战法”通不过,岳振华有点急,但也不能说是刘亚楼在支持他啊。

  最后,还是成钧拍板:“近快战法是经刘司令员批准的,大家不要再争了,作战预案要体现近快战法的要求,开天线公里。”

  作战会议正待继续,台湾“黑猫小姐”却悄然摸上门来了。7时43分从温州上空入窜,由衢州以东从地空导弹火力范围以外通过,后向西北飞去。成钧和大伙分析,敌机很可能是到西北地区侦察的,回航时还可能经过设伏地区。为不暴露目标,根据既定部署,成钧作出“打回窜”的决定:“我们继续开会,各营搞好伪装,抓紧准备,歼灭返航敌机。”

  10时15分,这架U-2机由甘肃鼎新返回,过潼关一线后沿原航线飞来。“押宝”得中!敌机临近武汉,成钧宣布散会,各营指挥员火速返回阵地,准备歼灭返航敌机。

  岳振华坐上苏式嘎斯67吉普车就叫猛往回跑,心里一个劲地担心:要是车抛了锚可就糟了!

  吉普车开得飞速,险些与火车和人群相撞。岳振华赶到阵地进入指挥所,时间已剩不多,马上召集连以上干部和一所三站人员,开了个小型作战会议,把情况按敌机飞行速度推算延伸标在图板上,往前推,看多长时间达到这地方,到达什么地方他就发什么命令,按计划这么办。最后他喝了口水,指着标图板上按敌机飞行速度推算延伸的标示,铿锵有力地说:“按‘近快战法’沉着操作,务歼敌机!命令全下达给你们了,大家就按这个做!”单就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后来竟被二营指战员们演绎为:“我们营长一喝水就把敌机打下来了!”

  不过10分钟,会就开完了。岳振华搬了把椅子,到指挥所外抽一支烟喘气,然后就稳健地上了指挥车。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ying/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