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营 >

神秘543部队的543部队来源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导弹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56年5月26日,周恩来主持会议,决定组建国防部导弹管理局和导弹研究院。同年8月,中国政府作出了从苏联引进导弹技术的决定。

  1957年9月,分管武器装备的元帅亲率代表团赴莫斯科,同以别尔乌辛为首的苏联代表团谈判,历时35天,于10月15日双方达成协议。按照协议,苏联将在火箭和航空等新技术方面向中国提供援助。其中,在地空导弹方面,苏联答应向中国提供代号为SA-2(北约称之为萨姆-2)的地空导弹兵器。同时,苏方将派专家组来中国帮助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并派1个萨姆-2建制营的官兵前来教会中国空军一个营。

  1958年.中国空军着手组建地空导弹部队。由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全面负责,探照兵指挥部主任张伯华具体筹划。

  1958年10月6日在北京郊区清河的一座礼堂里,中国第一支地空导弹营,一营宣告成立,领导班子:营长张建华;政委张思聪;副营长邵殿奇、赵登龙;一连连长顾增佩;二连连长王东月;三连连长苏彦林。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同志在一营成立大会上对第一营的干部战士说:“你们这些人是经过挑了又挑,选了又选才决定调来的,你们是空军的‘宝贝’,也是地空导弹兵的种子。希望你们尽快地从苏联老大哥那里把先进的科学技术学到手,担负起保卫祖国领空的重任。”

  1958年11月30日,空军通知北京军区空军,南京军区空军各组建一个地空导弹营。

  1958年12月26日,北京军区空军在北京大兴县高米店组建二营,营长岳振华,政委许甫,参谋长张治国。

  1959年1月18日,南京军区空军在江苏省徐州组建三营,营长杜先照,政委尼特,参谋长汪林。

  此后,5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驰骋中华大地,四处击落敌高空侦察机的,主要靠这三个营。

  1959年初,根据“10月15日协定”,地空导弹第一营在北京郊区开始接受以斯廖斯基营长为首的苏联专家的训练。训练采用一教一方式,营长教营长,连长教连长,技师教技师,操纵员教操纵员。后来,经苏联方面同意,二营、三营的营、连干部也参加旁听。

  为防止技术外泄,苏联方面也提出了严格的保密要求。听课的学员每人发给四五个证件。进大门要证件,进课堂要证件,进发射场要证件,领保密本也要证件。各专业之间不能互相打听,课堂记的笔记、教材一律不准带出课堂,学员只能空手进出课堂。课后想消化课上教授的内容,全凭记忆。

  转眼4个月的训练结束了。苏联专家对中国学员进行了严格的基础理论和实际操作考核。这群从中国空军几十万人马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们也真争气,取得了平均优秀的好成绩。这么短的时间就熟练地掌握了萨姆-2技术,着实让苏联专家们大吃一惊。

  不过,更让苏联专家吃惊的事是发生在1959年9月19日。这一天,由苏联专家协助,中国空军地空导弹第一营在宁夏某地的一片荒滩上进行实弹射击。

  9时50分,飞机退出靶场。随着一营营长张建华的一声令下,3枚萨姆-2如离弦之箭,吐着火舌拔地而起。只见萨姆-2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漂亮的白色弧线直奔目标飞去。

  实弹射击完毕,苏联专家得出结论:中国人已熟练掌握了萨姆-2发射技术。于是斯廖斯基率领自己的1营人马打道回府,撤回苏联国内。”

  1956年5月26日,周恩来主持会议,决定组建国防部导弹管理局和导弹研究院。同年8月,中国政府作出了从苏联引进导弹技术的决定。

  1957年7月20日,苏联政府支持中国发展导弹,同意中国派代表团去莫斯科谈判。同年9月,我国派、陈赓、等率代表团赴莫斯科,同以别尔乌辛为首的苏联代表团谈判,历时35天,于10月15日双方达成协议。按照协议,苏联将在火箭和航空等新技术方面向中国提供援助。其中,在地空导弹方面,苏联答应向中国提供代号为SA-2(北约称之为萨姆-Ⅱ)的地空导弹兵器。同时,苏方将派专家组来中国帮助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并派一个萨姆-2建制营的官兵前来教会中国空军一个营,学会使用这种武器。

  1958年6月,苏联援助中国组建地空导弹营的专家组抵达北京。9月29日,以河北保定空军第八预备学校和吉林长春空军技术学校为基础,成立了我军第一所导弹专业学校。

  1958年10月6日,在北京郊区清河镇空军高级防校小礼堂里,中国第一支地空导弹营——一营宣告成立。领导班子:营长张建华;政委张思聪;副营长邵殿奇、赵登龙;一连连长顾增佩;二连连长王东月;三连连长苏彦林。

  为了保密和便于工作起见,国防科委统一规定地空导弹的代号为“543”。因此,地空导弹部队就称为“543部队”了。

  第一营成立不久,我国又从苏联进口了几套地空导弹。1958年11月30日,空军司令部通知北京军区空军,南京军区空军各组建一个地空导弹营。12月26日,北京军区空军在北京大兴县高米店组建二营,营长岳振华,政委许甫,参谋长张治国。1959年1月18日,南京军区空军在江苏省徐州组建三营,营长杜先照,政委尼特,参谋长汪林。1959年5月,高炮某师正式改编为空军第三训练基地,担负地空导弹部队的改装训练和作战指挥任务。

  1959年初,根据“一〇·一五协定”,地空导弹第一营在北京郊区开始接受以斯廖斯基营长为首的苏联专家的训练。训练采用一教一方式,营长教营长,连长教连长,技师教技师,操纵员教操纵员。后来,经苏联方面同意,二营、三营的营、连干部也参加旁听。

  为防止技术外泄,苏联方面也提出了严格的保密要求。听课的学员每人发给四五个证件。进大门要证件,进课堂要证件,进发射场要证件,领保密本也要证件。各专业之间不能互相打听,课堂记的笔记、教材一律不准带出课堂,学员只能空手进出课堂。课后想消化课上教授的内容,全凭记忆。

  转眼四个月的训练结束了。苏联专家对中国学员进行了严格的基础理论和实际操作考核。这群从中国空军几十万人马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也真争气,取得了平均“优秀”的好成绩。这么短的时间就熟练地掌握了萨姆-2技术,着实让苏联专家们大吃一惊。

  不过,更让苏联专家吃惊的事是发生在1959年4月19日。这一天,由苏联专家协助,中国空军地空导弹第一营在宁夏某地的一片荒滩上进行实弹射击。9时40分,一架飞机在8000米高空飞临靶场投下一具伞靶。9时50分,飞机退出靶场。随着一营营长张建华的一声令下,三枚萨姆-Ⅱ如离弦之箭,吐着火舌拔地而起。只见萨姆-Ⅱ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漂亮的白色弧线直奔目标飞去。萨姆-Ⅱ终于与伞靶汇聚到一起。只听轰的一声,伞靶被炸得四处飞散。实弹射击完毕,苏联专家得出结论:中国人已熟练掌握了萨姆-Ⅱ发射技术。于是斯廖斯基率领自己的一营人马打道回府,撤回苏联国内。

  苏联专家回国后,我军又自己组织了导弹实弹检验。这次打靶与上次不同,不是打伞靶,而是打拉-17靶机,靶机时速750千米~800千米,与RB-57D高空侦察机接近,符合实战要求。此外,这次不是一个营打,而是所有的营都上。这次实弹打靶是在甘肃鼎新县的戈壁滩上进行的。捷报不断传来,一个营接一个营击落靶机。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ying/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