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营 >

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旅英雄营一级军士长 蒋大力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导弹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我的阅兵相册里又多了一张照片。拍摄地点在朱日和,背景是观礼台上“1927-2017”几个鲜红的大字,我站在阅兵方队第4排左数第5的位置。这是我第4次驾驶基准车参加阅兵。

  1999年,还是志愿兵的我第一次入选参加国庆阅兵。那时候,阅兵村的条件相对艰苦,夏天住板房热得睡不着,第二天还要进行高强度训练,太阳暴晒下,驾驶室里气温高达50多摄氏度,每次训练完全身都湿透。因为训练刻苦,我被批准火线入党。

  记得第一次驾驶装备通过那一刻,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想着“标齐、标齐”。过了才发现,原来广场上来了那么多老百姓,有个人很醒目,一直用力地挥舞着五星红旗,那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抗战胜利日阅兵,我又一次报名参加。受领任务前,有人质疑我:“你年纪也不小了,阅兵训练强度那么高,你受得了吗?”我没回答他,我知道作为一名党员,咱的位置永远是排头!

  就这样,我成了空军参阅地面装备方队中年龄最大、驾龄最长的驾驶员。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对我来说就像一场艰难的跋涉。驾驶车辆行进过程中,一边要保持端正坐姿,一边要兼顾骑线、等速、标齐,注意力高度集中,3个月下来我瘦了20斤。

  一转眼,距离第一次参阅已经过去18年,我也从新兵变成了老班长。变的是年龄和岗位,不变的是自己永当先锋的初心。有人问我,4次参阅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腿伤”。1999年国庆阅兵,为了入选正式受阅人员行列,我既练驾驶又站军姿,过度劳累致使左膝关节损伤;2009年国庆阅兵,为了成为受阅基准车驾驶员,我努力克服年龄大、体能弱的劣势,苦练体能导致左膝十字韧带撕裂;今年,我带着腿上的“荣誉勋章”再次受阅。

  坐在驾驶室,4次阅兵,电视转播里虽然找不到我的身影,但“零误差”就是我最精彩的亮相。不管40岁还是50岁,作为一名党员,就是要永远干在前冲在前,永远当先锋打头阵,假如组织再给我机会,我还愿意第5次、第6次走上阅兵场!

  太阳炙烤下的阅兵训练基地,一场合练考核拉开帷幕。27个装备方队、500余名驾驶员同场过招,抵近较量。

  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蒋大力,绕车一圈,准备就位。作为方队基准车驾驶员,他担负控排面、匀速度、稳节奏的重任,每一个动作都影响方队的受阅状态。铁流滚动。蒋大力紧握方向盘,目视前方,驾驶导弹战车稳稳地驰向考核区域。

  不能开空调,车厢赛烤箱。只一小会儿,豆大的汗珠就顺着蒋大力额头滑下,在脸颊上滚成一条条“小溪”。突然,一颗斗大的汗珠越过眼睫毛浸入右眼。片刻间,酸麻、疼胀一阵阵袭来。

  “忍住,忍住,忍住……”蒋大力努力睁大眼睛、一动不动,死死盯着地面基准线秒……酸涩的汗水强烈刺激着眼球。轰鸣的发动机在座位下方,像火炉一样不停地为驾驶室“加温”,温度计已跳到红色区域,蒋大力如坐针毡。

  100米、80米、60米……蒋大力驾驶战车稳稳地通过考核区域。待车辆停稳,他使劲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蒸烤”1个多小时后,蒋大力走出“桑拿房”,浑身湿透,像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

  公布成绩:方队通过考核区纵横斜三点整齐,两“华表”零秒误差。蒋大力通过考核区发动机转速每秒误差不超过5转,等速驾驶的精度控制在0.03秒以内,考核成绩72秒00。 结果一出,现场掌声阵阵。

  入伍22年,蒋大力先后作为僚车、基准车司机,在1999年、2009年两次通过接受检阅。

  训练初期,一位首长过来视察,想看看大家的训练水平。蒋大力主动站了出来:“阅兵等速训练标准规定,行驶100米误差在0.15秒内为合格,我能保证误差不超过0.10秒。”

  大伙儿半信半疑。掐表、上车……结果,误差只有0.07秒。首长十分惊喜,一把握住蒋大力的手:“还没怎么训练你就具备了这个水平,很不简单!”

  蒋大力的一战成名,绝非一时之功。为要让战车完全“听话”,蒋大力想出很多招数。比如,他采用先光脚丫,再穿胶鞋,最后穿作战靴的“笨办法”,依次感受油门力度,最终熟练掌握了油门用力大小与发动机转速的关系。一脚油门下去,能做到分转不差。

  训练间隙,蒋大力还把眼睛蒙上,反复练习“听”转速。光凭听受阅车辆发动机的声音,蒋大力就能分毫不差说出其转速,一口断定排面4辆车哪个车速有变化。

  今年2月,部队接到组建受阅方队的命令。在挑选驾驶员时,连队干部首先想到了蒋大力,可又实在有些于心不忍——蒋大力结婚13年,还没有要孩子。他妻子患视网膜黄斑病变,右眼失明,一直在吃药打激素,现在病情刚稳定,准备要孩子。妻子已39岁,俩人商定开春去做试管婴儿。怎么开得了口呢?经一番斟酌,还是拿不定主意。

  让连队干部没想到的是,电话还没打,蒋大力主动申请参阅了。原来,一名战友无意间将连队干部的犹豫告诉了他。在部队需要的时候,一名党员、一名老兵怎能退缩!最后,他满怀歉意地向爱人表达了想法。就这样,蒋大力成了空军参阅装备方队中年龄最大、驾龄最长的司机。

  作为方队“领头雁”,蒋大力主动参与制定驾驶员操作流程5个,改进训练方法35种、辅助器材12件,总结出单排面标齐驾驶方法24字口诀。在他的示范带领下,驾驶员整体水平迅速提高,配合协同高度默契,方队200米行进距离达到厘秒不差。

  有人问我,3次参阅最引以自豪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腿伤。1999年国庆阅兵,为了入选正式受阅人员行列,我既练驾驶又站军姿,过度劳累致使左腿膝盖损伤;2009年国庆阅兵,为了成为受阅基准车驾驶员,我努力克服年龄大体能弱的劣势,苦练体能导致左膝十字韧带撕裂;今年,我带着腿上的“荣誉勋章”再次出征。我总是不停地告诉自己,前进!前进!再前进!为祖国的荣誉而战!为参阅老兵的荣誉而战!

  “父亲曾讲,U-2来搜集情报,如果我们不能把它打下来,眼睁睁看着它走了,那将是我们空军的耻辱,我这个司令员也没法向军委和毛主席交待……”激情澎湃的话语在中部战区空军地空导弹某旅“英雄营”会议室内回响,引来官兵阵阵热烈的掌声。近日,原空司高炮部部长杨世瑛,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之子刘煜滨等一行20人组成的空军好故事宣讲团来到该营参观交流,与“英雄营”官兵一起讲述空军故事,共话红色基因。

  尘封在营史馆里的功勋奖章,诉说着60年来的光辉历程。历史上,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该营在国土防空作战中五下江南、六进西北,机动行程18万公里,以“近快战法”多次击落入侵之敌,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例,被国防部授予“英雄营”荣誉称号,首任营长岳振华被国防部授予“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1964年7月23日,在人民大会堂全营整建制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至此,“英雄营”扬名四海。

  “刘亚楼司令员对我们地空导弹部队组建非常重视,提出了政治要可靠、思想作风要好、军事技术要精,而且这些干部要从基层一线选拔,要高职低配。”老部长杨士瑛回顾了“英雄营”组建、建设和发展一路走来的历程。“近快战法”的研制,“故障不过夜”的作风,不仅造就了一次次震惊中外的战绩,更是磨砺“英雄营”官兵意志品格的试金石,再次深深震撼着官兵的内心,更是“思想红、技术精、作风硬”优良传统的再一次教育和洗礼。

  “1958年9月到1959年8月,经过不到一年的筹建,导弹学院就开始招生了。这一段时间内,他们住在帐篷里,住在老乡家,一边建设房子,一边培训教育。即使当时学员文化水平很低,但是大家斗志非常高昂。”原空军副司令员、空军地空导弹学院首任院长王定烈之女王娟娟,回忆起第一代导弹学院人和地空导弹兵拼搏创业的艰苦岁月,深深感染了在场的每一名官兵。

  英雄的部队有着英雄的基因,如今这支部队将英雄精神继续发扬光大。“平时就是战时,‘英雄营’官兵都信奉三句话:站出来是标杆,走出去是品牌,杀出去是主角。也就是说在打仗的时候要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担负最重要的任务,抢占最难攻的山头。”营长王春田的话语掷地有声。去年,“英雄营”所在部队完成师改旅,装备升级换代,装备型号新、信息化程度高。“纵使时间紧迫,任务繁重,挑战严峻,我们也必须把新时代英雄营的气势打出来!”就在这接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英雄营”在多次执行任务中取得实弹打靶六发六中的好成绩,理论考试以平均分99.36分位居第一名,创造了“蓝盾”演习理论考核最好成绩。

  “作为一名士兵,不要问‘英雄营’能给我什么,而是要问自己能为‘英雄营’做什么。”座谈过程中,一级军士长蒋大力感慨万千。对于兵器操作的千万次重复,蒋大力曾经抵触过,但正是“英雄营”“快人一秒就是胜人一筹”的精神鼓舞,如今他不仅在各个操作岗位上信手拈来,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兵器“神医”。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ying/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