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营 >

亲历第二炮兵某导弹旅7天7夜野外生存训练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导弹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6月2日至8日,笔者与该导弹旅“王牌营队”发射二营官兵一起,经历了难忘的7天7夜。

  6月1日晚上熄灯前,我带着背囊直奔发射二营,为了第二天即将开始的行动,我决定当晚就睡在二营了。

  6月2日,早上5时15分,紧急集合哨骤然响起。4分钟后,所有人员集合完毕,营长孟学峰站在队伍前开始做战斗动员。

  动员结束后开始发干粮。从那天起,每人每天定量为:两袋单兵压缩干粮、一袋方便面加两根火腿肠、两个熟鸡蛋、一个苹果,总计750克左右。

  机关督导组来了,给发射二营门窗挨个贴上封条。从现在开始到野外驻训结束,二营所有官兵都有“家”难回了。

  5分钟后,梯队整装待发。“出发!”,孟营长下达命令。一辆辆装备车趁着晨雾驶出营区。一个半小时后,梯队准时到达指定地域。随即,平整场地、抢修道路、搭建野战帐蓬、变形伪装等训练课目在野外生疏地域有序展开。

  出于安全考虑,二营决定在半山坡上宿营。天竟下起雨来。这里过去堆放过建筑垃圾,给冒雨搭建野战帐篷和变形伪装网带来了困难,雨越下越大,帐篷帆布淋了雨水后,变得沉甸甸的,以往一个战斗班15分钟之内,就能轻松搭建一顶班用帐篷,现在十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搭建一顶班用帐篷,还几次返工,进度非常缓慢。

  同样站在雨中的教导员王勃焦急万分,机关只给两个小时宿营时间,宿营也是打仗,等雨停再搭建帐篷就来不及了,“同志们,大家一起加油,克服眼前困难,胜利就离我们又近了一步!”随着雨中动员,战士们脱掉雨衣,任凭风吹雨打,一顶顶帐篷在雨中“冒”出来。

  二级士官赵晋、三级士官罗远航的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被铁钉扎透了,可他俩愣是吭都没吭一声,拔掉钉子,继续干活。

  等到宿营时,两人的脚掌心肿得连迷彩鞋都穿不上,营部卫生所军医帮他们挤掉污血,消了毒,打上破伤风针。

  累过之后,饿的感觉袭来了。躺在帐篷里,我只觉得肚子咕咕叫,越饿越想吃,越想吃越饿,看来今夜无法入眠了。

  这种饥饿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野外驻训已经进行到第五天,官兵们个个饥肠辘辘,有个战士悄悄对我说,假如现在能够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喝上一瓶啤酒,那该多美妙!

  野外驻训,病号也吃不上“病号饭”,最多比别人多领一点干粮。一连一班班长李旭在驻训期间生病时特想吃一顿排骨面,可班里的战友只能满足他一碗方便面。

  在野外训练的第二天,督导组设置了“宿营地方圆五公里水源被敌方败坏”的演练课目,使官兵们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为了节约用水,下雨时他们把雨水收集起来,简单过滤之后,留作每天洗脸刷牙用。

  缺水,导致不少官兵舌头发干,嘴唇起泡。眼下必须解决水的问题,营领导一合计,决定用消防装备车到5公里外一个学校拉水,每天一趟,回来再过滤、消毒,才算度过了“水荒”。

  野外生存训练初始,该导弹旅大多数官兵士气高昂,憋着一股劲儿。但同时也有一些不同看法,认为二炮部队是高科技部队,搞的是尖端技术,体能上要求没必要那么严格。有的认为都是21世纪了,后勤保障“四平八稳”,未来战场上肯定不会出现断粮断炊的情况,没必要搞野外生存训练这一套。

  四级士官杨晓东,入伍15年,多次参加实弹发射任务,是全营为数不多的专业技术尖子,可他对野外生存训练提不起精神,总感到这种课目是陆军老大哥和海军陆战队的“看家本领”,跟导弹部队没什么关系。

  他的抵触情绪被王教导员看在眼里。王教导员一不找他训话,二不找他谈心,而是在搭建野战帐篷的时候,故意把他安排跟自己在一起,和他一起冒雨搭建帐篷。每次吃干粮的时候,王教导员都要当着他的面,把压缩干粮大口大口吃进肚子,偶尔还递半根火腿肠给他。他知道杨晓东腰部曾受过伤,睡觉只垫一床褥子,怕他身体受不了,就吩咐通信员把自己唯一的一床褥子拿给杨晓东用。

  响鼓不用重捶。杨晓东变了。后来,我在营队《战地快报》上还读到一篇报道他的表扬稿呢。

  据王教导员介绍,目前,发射二营有18名独生子,这次全部参加了野外生存驻训,全营除营长、教导员之外都是“80后”,甚至还有几个“90后”。以前总以为他们娇生惯养、怕苦怕累,但在训练场上,我却看到了他们的另一面,他们动作娴熟,身手矫健,个个不甘人后,白天嚼着压缩干粮、方便面、榨菜,晚上睡在像蒸笼一样的帐篷里,也没有一句怨言。

  在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人卖桃子?他又是怎么溜进来的,情况十分可疑。孟营长带着二连连长刘网粉和文书郑德华赶了过去。

  卖桃子的人年龄不大,骑着一辆破旧三轮车,车厢里放着几筐桃子。“当官的,买桃子吗?自家树上结的,又大又便宜的,买点吧?”孟营长立刻警觉起来,此人说话明显是外地口音,这些桃子怎么可能是自家树上结的呢?

  难道是刺探情报的间谍?宁愿抓错也不能放过。“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你怎么跑到军事禁区旁边做买卖?”孟营长一边说一边给刘网粉使眼色,他们提前商量过,只要孟营长使眼色,刘网粉就负责抓人,刘连长趁“卖桃子的”不备,一个漂亮的锁喉,让对方无法动弹。

  真实身份未被识破之前,“卖桃子的”还百般狡辩,等孟营长从“卖桃子的”口袋里搜出手绘的营地“布防图”和士兵证后,“卖桃子的”才承认自己是机关督导组设置的“间谍”课目,目的是刺探军情,伺机捣毁营指挥所。

  后来,机关督导组给予该项演练课目打了90分成绩,没有给“满分”的原因是哨兵盘查不够细致,让“间谍”蒙混过关,假如是在战场上,这个错误就非同小可了。

  驻训第四天,我和营部司务长、二级士官牟震晚上一起结伴去上厕所,他走在前边,我走在后边帮助打手电筒,刚走出帐篷不到两步。突然,他喊了一声“蛇,快躲开!”我用手电灯光一照,果然看到帐篷外不远处盘着一条蛇。

  惊魂中,牟震庆幸自己穿着一双作战靴,假如穿着胶鞋和拖鞋的话就危险了。蛇好像也被我们惊扰了,眼看就要逃跑,可它没跑过牟震。牟震抓住它,用随身携带的军刀把蛇给杀了。

  营地的自然安全引起了孟营长的注意,他要求所有帐篷外除了先前撒上一层石灰粉外,晚上哨兵站岗还必须全副武装,穿上作战靴,配备防蛇药,以防备毒蛇。

  7天7夜的野外生存训练结束时,战士们头发脏了,胡子长了,乍一看,就如同从深山老林里走出的“野人”。可听到上级机关“这支部队像打仗一样在训练”的评价时,大家精神振奋,忍不住相互之间击掌庆贺。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ying/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