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指挥仪 >

“当个好兵就得不断挑战不断向前”

归档日期:06-05       文本归类:导弹指挥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那一年,黄海某海域风急浪高,一枚导弹呼啸着直扑海上靶船。“目标稳定跟踪!”“导弹飞行正常!”在海军沈阳舰舰空导弹控制室内,一名肩扛“三道拐”的老士官镇定地盯着屏幕,并不时上报口令。

  数分钟后,编队指挥所通报——靶船被击中!沈阳舰在海军组织的实兵演练中取得开门红,并开创了舰空导弹首次打击水面目标的先例。

  老士官名叫舒令,是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沈阳舰舰空导弹区队长、三级军士长。入伍18年来,他先后23次受到舰队以上表彰奖励,两次荣立二等功、1次荣立三等功,带领区队1次荣立二等功,两次获得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多次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海军十佳技术能手、海军优秀士官。

  2004年的国防白皮书中提到:“加快更新海军武器装备,重点发展新型作战舰艇,提高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正是从那一年开始,舒令所在的支队开始频繁接装换装。

  2005年3月,海军沈阳舰组建,当时在支队某护卫舰当导弹兵的舒令主动请缨参与接舰。很多人不理解:论成绩他连续5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论能力他已经是战位一号手,何必再一次从头开始?

  沈阳舰采用全新的舰空导弹系统,舰员的学习培训几乎是“白纸一张”。2005年5月,舒令作为指挥仪班班长与其他10多名战友一起进入军校学习。然而,培训难坏了只有初中文化的舒令,一周下来,他好像在听天书。前两次摸底考试,他带的班成绩倒数第一。

  教员找到了带队来校学习的沈阳舰副对空长马文鹏,一脸无奈地说:“你们的舰员底子太薄,真是没法教!”

  战舰向高度信息化转型,舒令和战友们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和“阵痛”。经过一晚上辗转反侧,第二天,他向教员立下“军令状”:班里的战友如果拿不到培训合格证,自己甘受处分!

  舒令托人从校外买来高中、大学的数学、物理等教材,随后又和战友定下“君子协议”:晚上12点前不休息,下次考试一定要打个翻身仗。

  最后结业考试,舒令21门课程平均90分以上,他带的班总评成绩第一。最后连教员都感到惊讶:“我从没想过一群中学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拿到优秀成绩!”

  来不及高兴,摆在舒令面前的“山”一座接着一座。第一次走进导弹指挥仪战位,舒令“一阵眩晕”:近百种仪器设备,上千个按钮、开关、指示灯,满眼密密麻麻的文字。全班战士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啥啥新鲜,但看啥啥不懂。

  为了掌握这套装备,舒令主动报名参加了学习班。操作平台上按钮很多,为了熟悉设备界面,他就把面板一笔一笔画出来,再把所有的标识标注在图纸上,图纸能铺满大半个后甲板。最后,经他整理的《沈阳舰舰空导弹系统组合平面图》受到院校专家的高度评价,并将这些原始资料作为教材使用。

  舒令平时一有空就跑到操作台前,熟悉操作规程,演练操作方法,缠着专家请教操作要点和技巧,经常练到双手发麻才停下休息一会儿。他几乎天天铆在操作台旁,有时候连饭都忘了吃。终于,搜索跟踪训练每批次用时逐渐缩短,最后竟比系统自动跟踪还要快。

  2007年6月,沈阳舰进行第一次舰空导弹射击,导弹首发命中。现场一位技术人员介绍说,他比系统自动跟踪设定用时快了近一倍。也就是说,舒令在极短的时间内操纵两个手舵,按了多个按钮,引导计算机完成4次准确计算。专家连声称赞:“了不起!了不起!”

  首次打弹任务顺利完成,但舒令没有时间庆祝,作为沈阳舰的首任舰空导弹区队长,他必须成为“专家型士官”,带领区队“突出重围”。

  舒令带领区队人员,对照学习笔记逐个面板过、逐条线路跑、逐项数据研,经过3个月的集中学习,整个区队人员对系统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前记的一些数据和操作动作,之前搞不明白,现在能逐渐地消化理解。

  2008年5月,舒令开始做系统调试。调试还没正式开始,系统自带的数据记录仪就给他来个“下马威”。上千组数据似乎对他有点“认生”,任凭他怎么调试,都不能达到正常数值。

  数据记录仪里各种不同颜色表明导弹的不同飞行状态,舒令托人借来《色彩学原理》,学起了RGB三原色配比。那天,新兵小王向舒令炫耀新买的手机,舒令却盯着手机蓝色的外壳琢磨半天,喃喃自语道:“这个颜色应该代表导弹正在爬升!”

  时任沈阳舰副舰长高克回忆说,“那时,舒令真像着了魔,走路都有点魂不守舍。”一次全舰晚点名,唯独舒令没到。直到副对空长刘学达找到他时,他还蹲在机柜里,嘴里含着手电,手中拿着图纸捋电路。

  经过艰苦学习,舒令成为“活电路”“排故王”“导弹通”:整个导弹控制系统电路,他能够背下来,只要看到故障现象,脑子里就能调出相应电路,逐一分析各个节点,最终准确定位故障。

  2009年9月,某实弹演习任务如期进行。导弹射击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

  “计算机故障!”“交换处理器终止信息交换!”临导弹发射还有10分钟,操作手李汉海突然报告。

  来不及多想,舒令打开5张相关电路图,根据故障现象,两分钟后,将故障锁定在同步器电路板上。抽出处理器机箱,68块集成电路板整齐排列。

  逐个电路检查至少要两个小时!舒令对照以前记录的排故笔记,仔细查看电路,3分钟后,将故障锁定在一块集成电路上。一查,一个电容被击穿了。迅速换上新电容,电脑显示正常,此时离最后发射时间还有3分钟。

  “发射!”两枚导弹划过长空,准确击中目标。导弹指挥仪室一片欢腾声,舒令的眼角不禁有些湿润——最先进的导弹完全可以由我们的高技术士兵操控,我们的战舰可以真正扬威海战场了!

  海军舰艇信息化程度高、科技含量高,懂装备、精专业的士官是舰艇战斗力生成的中坚力量。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呼唤着像舒令这样的高级士官从经验技能型向知识智能型转变。

  舒令和战友研究出的“导弹开盖模拟器”的创新项目,可以方便快捷地对导弹进行开盖保养,避免了协调外单位开动大型设备开盖的繁琐程序。舒令和院校教员联合研发的“动态精度检验系统”,能实时把握系统的动态精度,使导弹的打击效果更加直观,目前该项目已经被上级立项。

  那年,在一次上级组织的复杂电磁演练中,导演组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将带干扰的高速靶机用于实弹射击。面对突发情况,舒令有些措手不及,接连几个飞行航次,系统雷达都没有抓住目标。

  残酷的现实让舒令认识到,谁能抢先攻占信息化的制高点,谁就能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与强手过招、用逼线年后,舰空导弹区队在舒令带领下,一改以往对手、环境设置不实不强的做法,突出抓好复杂电磁环境下防空反导等多个战法的研究突破。

  2011年,某实弹演习任务中,两批带强干扰导引头的靶弹,呈“冰糖葫芦式”向沈阳舰飞近。舒令在电磁迷雾中准确抓住目标,操作手冷静击发,导弹准确击毁两枚靶弹。此次实弹射击是海军首次成功拦截此型干扰靶弹,沈阳舰再次创造了海军纪录。

  “作为一名战士不能只盯着眼前的事情,军队是要打仗的,要考虑未来的战争。”“我是一名导弹兵,不能将目光局限于将导弹打出去,更要多思考如何适应未来战场,如何打得准、打得赢。”舒令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那年,在一次业务研讨会上,舒令提出,“在紧急状态下可以尝试用舰空弹打击水面目标,因为舰空弹的特点是系统反应时间快。虽然舰空弹对水面目标的打击效果不如舰舰弹,却一样能起到毁伤对手的作用。”

  在场首长和专家的认可给了舒令十足的信心,他专门去厂家和院校请教专家教授,其想法也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

  2015年,海军组织实战化演习,沈阳舰担当大任,首次使用舰空导弹打击水面目标。任务前一周,舒令几乎不眠不休,加紧训练。直到射击前一天晚上,他还拿着射击计划和官兵交流讨论。

  那一年,黄海某海域风急浪高,一枚导弹呼啸着直扑海上靶船。“目标稳定跟踪!”“导弹飞行正常!”在海军沈阳舰舰空导弹控制室内,一名肩扛“三道拐”的老士官镇定地盯着屏幕,并不时上报口令。

  数分钟后,编队指挥所通报——靶船被击中!沈阳舰在海军组织的实兵演练中取得开门红,并开创了舰空导弹首次打击水面目标的先例。

  老士官名叫舒令,是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沈阳舰舰空导弹区队长、三级军士长。入伍18年来,他先后23次受到舰队以上表彰奖励,两次荣立二等功、1次荣立三等功,带领区队1次荣立二等功,两次获得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多次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海军十佳技术能手、海军优秀士官。

  2004年的国防白皮书中提到:“加快更新海军武器装备,重点发展新型作战舰艇,提高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正是从那一年开始,舒令所在的支队开始频繁接装换装。

  2005年3月,海军沈阳舰组建,当时在支队某护卫舰当导弹兵的舒令主动请缨参与接舰。很多人不理解:论成绩他连续5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论能力他已经是战位一号手,何必再一次从头开始?

  沈阳舰采用全新的舰空导弹系统,舰员的学习培训几乎是“白纸一张”。2005年5月,舒令作为指挥仪班班长与其他10多名战友一起进入军校学习。然而,培训难坏了只有初中文化的舒令,一周下来,他好像在听天书。前两次摸底考试,他带的班成绩倒数第一。

  教员找到了带队来校学习的沈阳舰副对空长马文鹏,一脸无奈地说:“你们的舰员底子太薄,真是没法教!”

  战舰向高度信息化转型,舒令和战友们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和“阵痛”。经过一晚上辗转反侧,第二天,他向教员立下“军令状”:班里的战友如果拿不到培训合格证,自己甘受处分!

  舒令托人从校外买来高中、大学的数学、物理等教材,随后又和战友定下“君子协议”:晚上12点前不休息,下次考试一定要打个翻身仗。

  最后结业考试,舒令21门课程平均90分以上,他带的班总评成绩第一。最后连教员都感到惊讶:“我从没想过一群中学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拿到优秀成绩!”

  来不及高兴,摆在舒令面前的“山”一座接着一座。第一次走进导弹指挥仪战位,舒令“一阵眩晕”:近百种仪器设备,上千个按钮、开关、指示灯,满眼密密麻麻的文字。全班战士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啥啥新鲜,但看啥啥不懂。

  为了掌握这套装备,舒令主动报名参加了学习班。操作平台上按钮很多,为了熟悉设备界面,他就把面板一笔一笔画出来,再把所有的标识标注在图纸上,图纸能铺满大半个后甲板。最后,经他整理的《沈阳舰舰空导弹系统组合平面图》受到院校专家的高度评价,并将这些原始资料作为教材使用。

  舒令平时一有空就跑到操作台前,熟悉操作规程,演练操作方法,缠着专家请教操作要点和技巧,经常练到双手发麻才停下休息一会儿。他几乎天天铆在操作台旁,有时候连饭都忘了吃。终于,搜索跟踪训练每批次用时逐渐缩短,最后竟比系统自动跟踪还要快。

  2007年6月,沈阳舰进行第一次舰空导弹射击,导弹首发命中。现场一位技术人员介绍说,他比系统自动跟踪设定用时快了近一倍。也就是说,舒令在极短的时间内操纵两个手舵,按了多个按钮,引导计算机完成4次准确计算。专家连声称赞:“了不起!了不起!”

  首次打弹任务顺利完成,但舒令没有时间庆祝,作为沈阳舰的首任舰空导弹区队长,他必须成为“专家型士官”,带领区队“突出重围”。

  舒令带领区队人员,对照学习笔记逐个面板过、逐条线路跑、逐项数据研,经过3个月的集中学习,整个区队人员对系统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前记的一些数据和操作动作,之前搞不明白,现在能逐渐地消化理解。

  2008年5月,舒令开始做系统调试。调试还没正式开始,系统自带的数据记录仪就给他来个“下马威”。上千组数据似乎对他有点“认生”,任凭他怎么调试,都不能达到正常数值。

  数据记录仪里各种不同颜色表明导弹的不同飞行状态,舒令托人借来《色彩学原理》,学起了RGB三原色配比。那天,新兵小王向舒令炫耀新买的手机,舒令却盯着手机蓝色的外壳琢磨半天,喃喃自语道:“这个颜色应该代表导弹正在爬升!”

  时任沈阳舰副舰长高克回忆说,“那时,舒令真像着了魔,走路都有点魂不守舍。”一次全舰晚点名,唯独舒令没到。直到副对空长刘学达找到他时,他还蹲在机柜里,嘴里含着手电,手中拿着图纸捋电路。

  经过艰苦学习,舒令成为“活电路”“排故王”“导弹通”:整个导弹控制系统电路,他能够背下来,只要看到故障现象,脑子里就能调出相应电路,逐一分析各个节点,最终准确定位故障。

  2009年9月,某实弹演习任务如期进行。导弹射击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

  “计算机故障!”“交换处理器终止信息交换!”临导弹发射还有10分钟,操作手李汉海突然报告。

  来不及多想,舒令打开5张相关电路图,根据故障现象,两分钟后,将故障锁定在同步器电路板上。抽出处理器机箱,68块集成电路板整齐排列。

  逐个电路检查至少要两个小时!舒令对照以前记录的排故笔记,仔细查看电路,3分钟后,将故障锁定在一块集成电路上。一查,一个电容被击穿了。迅速换上新电容,电脑显示正常,此时离最后发射时间还有3分钟。

  “发射!”两枚导弹划过长空,准确击中目标。导弹指挥仪室一片欢腾声,舒令的眼角不禁有些湿润——最先进的导弹完全可以由我们的高技术士兵操控,我们的战舰可以真正扬威海战场了!

  海军舰艇信息化程度高、科技含量高,懂装备、精专业的士官是舰艇战斗力生成的中坚力量。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呼唤着像舒令这样的高级士官从经验技能型向知识智能型转变。

  舒令和战友研究出的“导弹开盖模拟器”的创新项目,可以方便快捷地对导弹进行开盖保养,避免了协调外单位开动大型设备开盖的繁琐程序。舒令和院校教员联合研发的“动态精度检验系统”,能实时把握系统的动态精度,使导弹的打击效果更加直观,目前该项目已经被上级立项。

  那年,在一次上级组织的复杂电磁演练中,导演组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将带干扰的高速靶机用于实弹射击。面对突发情况,舒令有些措手不及,接连几个飞行航次,系统雷达都没有抓住目标。

  残酷的现实让舒令认识到,谁能抢先攻占信息化的制高点,谁就能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与强手过招、用逼线年后,舰空导弹区队在舒令带领下,一改以往对手、环境设置不实不强的做法,突出抓好复杂电磁环境下防空反导等多个战法的研究突破。

  2011年,某实弹演习任务中,两批带强干扰导引头的靶弹,呈“冰糖葫芦式”向沈阳舰飞近。舒令在电磁迷雾中准确抓住目标,操作手冷静击发,导弹准确击毁两枚靶弹。此次实弹射击是海军首次成功拦截此型干扰靶弹,沈阳舰再次创造了海军纪录。

  “作为一名战士不能只盯着眼前的事情,军队是要打仗的,要考虑未来的战争。”“我是一名导弹兵,不能将目光局限于将导弹打出去,更要多思考如何适应未来战场,如何打得准、打得赢。”舒令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那年,在一次业务研讨会上,舒令提出,“在紧急状态下可以尝试用舰空弹打击水面目标,因为舰空弹的特点是系统反应时间快。虽然舰空弹对水面目标的打击效果不如舰舰弹,却一样能起到毁伤对手的作用。”

  在场首长和专家的认可给了舒令十足的信心,他专门去厂家和院校请教专家教授,其想法也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

  2015年,海军组织实战化演习,沈阳舰担当大任,首次使用舰空导弹打击水面目标。任务前一周,舒令几乎不眠不休,加紧训练。直到射击前一天晚上,他还拿着射击计划和官兵交流讨论。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zhihuiyi/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