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综合系统 >

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现代化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导弹综合系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个相应的和准备好的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AIAMD)超级系统(SOS)的能力对保障国家的安全策略至关重要。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AMD)部队运用具有独特能力的特定系统来统治、使能、控制和利用三维战场空间。

  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的能力的转型使他们能够将其当成综合超级系统来使用,为联合部队指挥官全面权衡传感器家族和射手们的能力更为便利,同时可以使联合部队指挥官在支援部队时克服其固有局限性。由于复杂的和正在变化的作战环境,使这种转型战略成为必然,在这种作战环境中,充斥着越来越多的弹道和巡航导弹、有人和无人空中交通工具、火箭、野战火炮和迫击炮,以及貌似有理地使用的大规模破坏性武器等。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需要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进攻/防御作战和联合部队司令部内与司令部之间集成能力的高度。这种集成将使现役空中和导弹防御利用多次接敌机会提供分层防御以抗击威胁。

  区域性的作战可能受到因战略需要导致的设备短缺、部署时的预警时间较短、运能有限和责任区域划分的不成熟等因素的限制。联合部队必须通过联合的、部门间的、政府间和多国间的进攻/防御性的空中与导弹防御综合平台克服这些挑战。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借助于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战场指挥部,通过将当前各种各自为政的、以体系为中心的空中与导弹防御系统转型为综合的以网络为中心的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来致力于克服这种挑战。

  联合的综合空中与导弹防御是保护我们的国土、部署我们、友邦和盟军的部队的至关重要的作战需要。这种能力是通过超级系统与包括传感器、射手和战场管理者之间的有效运用与协同。综合战场指挥提供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的主干。由于具有提供可靠的、近实时的信息和综合火力控制性质的数据的能力,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将能够支持诸如视距外和大面积区域作战的关键空中与导弹防御能力。当前,还没有战场指挥系统能够通过联合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网络提供火力控制性质的数据。当联合的以网络为中心的使能系统,例如联合“单一综合空中图像”(SIAP)或者联合一体化火力控制(IFC)能力被开发出来后,他们将最终能在各军种和联合部队间提供一种专门的空中与导弹防御战场指挥解决方案。只要他们变得可用,这些联合使能系统将被综合到陆军的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架构中,并最终集成到联合空中与导弹防御计划中。

  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被设计用来补偿陆军和联合军种特定系统的限制,使其能够与位于射程的敌人交战,支持通用作战空中图像的创建,致力于持久的大区域监视和探测,以及扩展受保护的战场空间。

  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计划与其它军种的同类系统同步的,在许多方面处于开发联合部队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的领先位置,应用这些系统,可以对付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有人和无人驾驶飞行器、战术空对地导弹、火箭、野战火炮和迫击炮等。

  随着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超级系统的日趋成熟,传统的驱动空中与导弹防御DOTMLPF的以体系为中心的典型系统将为其相应的发展提供经验。由射手、传感器和战场管理器等组成的空中与导弹防御部队将继续拥有特定系统(爱国者和中程防空系统)。然而,对超级系统的努力引发了射手、传感器和战场管理器的概念结构,这将深深地影响陆军条令、组织、训练、装备、领导和教育、人员和设施对空中与导弹防御的支持。一个成熟的陆军综合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将最终拥有一个通用的战场管理部件,而这一战场管理部件将受到“插拔式”战斗的射手和综合到以网络为中心的火力控制品质作战网的传感器的支持。我们的空中与导弹防御部队将由能够熟练操作和维护综合战场指挥系统和一整套射手与传感器的士兵组成。

  随着模块化、多功能和更稳定地提供全谱空中与导弹防御作战潜力的合成防空炮兵部队的组建,陆军防空兵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正在改变它组织和战斗的方式。这些部队弥补了单一系统的限制,大大地提高了区域防空指挥官防御设计的效能,增强了模块化或特遣部队的作战能力,减少了因自治行动和条件导致的自己杀自己兄弟的机会,增加了对付空中与导弹防御威胁的交战战场空间。

  防空炮兵编制远景已经完全被嵌入到了模块化陆军未来部队远景中。所有的部队都经考虑汇集到一起,并可以根据任务进行剪裁,用来支援联合的、部门间的、政府间和多国(JIIM)司令部。陆军防空炮兵的转型将优化现役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的协同,以达到联合作战纲要的内在需要。

  部队转型从营级开始,但扩展到了全陆军各级防空炮兵。今天,现役陆军防空炮兵部队包括9个装备纯爱国者导弹的导弹营和6个合成营。这6个合成营包括司令部、装备有集成了“爱国者”和“复仇者”指挥控制能力的指挥和控制系统的司令部连、4个“爱国者”导弹连(每连6具发射架)和1个“复仇者”导弹连(共24具发射架),此外,现役部队还包括一个机动空中与导弹防御“复仇者”营(共36具发射架)。国民警卫队有6个机动空中与导弹防御“复仇者”营(每营36具发射架)。从2009财年开始,所有现役部队的“复仇者”武器系统将换装成地基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SLAMRAAM),每次部署一个合成营,纯机动空中与导弹防御营的换装计划持续到2017年。

  在部署时,终端高空区域防御将置于空中与导弹防御旅一级,并按任务编配到空中与导弹防御合成营或纯爱国者导弹营。野战防空炮兵连或连战斗队将作为基本的战斗单元完成从战术到战略层次的防空任务,它们能快速部署,实施一种或多种所需的杀伤效果,支持部队作战行动。它们能独立作战,但一般是作为从属的、多功能的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特遣部队单元。在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旅可用于快速集成到军或师编组的情况下,所有的陆军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战斗部队将在战区级汇集,以支持战役级/战区级的旅战斗队环境需求。详细的细节和状态可见附录A。

  战区级的高级陆军野战防空炮兵战场指挥司令部指挥本级的野战防空炮兵旅。作为一种新架构,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司令部(AAMDC)与联合部队区域防空指挥官相对应,全面负责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作战行动的计划、综合和执行。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司令部是聚焦于战区的指挥部。两个现役部队的AAMDC执行频繁的、近程侦察部署以支持美军太平洋司令部(USPACOM)和美军中央司令部(USCENTCOM),预备役部队的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司令部(AAMDC)则聚焦于美国大陆(CONUS),以支持美军北方司令部,并作为其它地区战斗司令的责任区域(AOR)的补充战区指挥部。终端高空区域防御(THAAD)和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用网络传感器系统(JLENS)连与他们支援的司令部和维修部队一起,将被指派为着重区域性的野战防空炮兵旅。

  总而言之,通过使用“拔插式”的综合战场指挥系统使能的战斗架构,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超级系统优化了在既定战区作战行动中当前和未来空中与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基于这种能力的模块化的组件可以组建灵活的、可剪裁的空中与导弹防御部队,该部队能够在各种级别根据任务编制实施三维战场威胁的全谱作战。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zonghexitong/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