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导弹作战基地 >

中国导弹笼罩美军前沿阵地 逼出美新版作战概念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导弹作战基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兵工厂12月6日消息,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推出重磅报告《在导弹齐射对抗中取胜》,认为长期以来美国国防部只注重发展昂贵的远程地对空拦截导弹来对付小规模返舰巡航导弹或弹道导弹,而且美军过去从未与能用精确导弹打击远距离目标的敌人交过手。五角大楼想当然地认为,对其基地和部队发动空中和导弹攻击要么不会发生,要么美国现有的防御能力已足以应对。如今这些设想已不再成立。在未来的交战中,大规模发射制导武器可能会打垮美军的防御系统,削弱美国的兵力投送能力。为防止这种局势发生,作者提出了可改进美国对抗大规模导弹攻击的作战概念和能力建议。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美国国防部投入了240亿美元用于发展导弹防御综合能力,美国将其视为是对美国和盟国海军和地面设施的巨大成本挑战 。尽管国防部心急如焚,但这些投资还是不足以建立能对付大规模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其它精确制导弹药(PGM)攻击的防御构架,如今美国的敌人已具备发射这些导弹的能力。

  造成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是,长期以来国防部只注重发展昂贵的远程地对空拦截导弹来对付小规模返舰巡航导弹或由诸如伊朗和朝鲜等国家发射的少量弹道导弹。另一个原因是美军过去从未与能用精确导弹打击远距离目标的敌人交过手。自从冷战结束以后,五角大楼想当然地认为,对其基地和部队发动空中和导弹攻击要么不会发生,要么美国现有的防御能力已足以应对。如今这些设想已不再成立,美国的对手利用制导和导弹技术发展出了他们自己的精确打击能力。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已研制出了多种能精确打击远距离目标的导弹和其它武器系统。在未来的交战中,大规模发射制导武器可以打垮美军的防御系统,削弱美国的兵力投送能力。

  尤其是中国和伊朗的导弹无论是在数量、精确性还是射程方面都对美军的地区作战能力构成了巨大威胁,而这些地区对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国的安全至关重要。中国已研制出世界上最先进的反舰巡航导弹(ASCM)和对地攻击巡航导弹(LACM),这些导弹可从地面机动发射架、飞机、舰艇和潜艇上发射。此外,中国还有多种弹道导弹可打击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基地和海上舰船。新型导弹具有机动重返大气层能力,未来的型号还可能使用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虽然伊朗的弹道导弹不如中国的精确性高,但它正试图从中国、朝鲜和其它国家获取先进的制导技术来使其下代武器系统具备打击小型、分散的固定或移动目标(如军舰)的能力。

  本报告提出了可改进美国对抗大规模导弹攻击的作战概念和能力建议。和以往CSBA对国防部的精确制导弹药评估一样,本报告使用了“齐射对抗”(salvo competition)框架来对未来防空与导弹防御的作战概念和能力进行评估。该术语表达了具备精确制导弹药和能力的军力之间相互对抗精确打击的作战动态(见图1) 。在这种导弹齐射对抗中,对抗双方都将通过提高其精确攻击和防御对方打击的能力来获得优势。

  与过去的主要以进攻作战为主的齐射对抗不同,现在的齐射对抗既有进攻作战,也有防御作战。在现代对抗中,具备有效防空与导弹防御能力的对手就能战胜对方的打击。

  该报告的主题是,新的作战概念与各种综合能力相结合可使美军获得在未来导弹齐射对抗中获胜的防空与导弹防御能力。现在的“多层”防御概念是先使用多个远程拦截系统来拦截一枚来袭弹道导弹,然后使用中程拦截系统,最后使用短程防御系统。这种多层防御的做法或许适用于对付少量导弹威胁。但是,在面临大规模精确制导弹药齐射时,它将很快耗尽美军的防御资源,使美军部队和基地遭受后续打击。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强调使用中程拦截系统和诸如电子战和定向能(DE)武器的非动能防御系统的作战概念则能提高美军的反精确制导弹药齐射的能力,而且其成本要低于动辄数百万美元的远程拦截系统。

  该评估报告主要侧重于防御敌方对美军基地和部队集结地实施精确打击的作战概念和能力,包括海基力量。虽然该报告并未就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或如何防御制导火箭、大炮、迫击炮和导弹(G-RAMM)对地面部队的攻击等方面提出全面的建议,但报告提出的建议也可以用于应对这些挑战。

  制定新的作战概念是美军向建立新的防空与反导系统构架迈进的关键的第一步。以下概念可以降低敌精确制导弹药齐射的规模和致命性,同时还能提高美军防御能力:

  1.充分利用位于低威胁区的战区军事基地。美军可通过使用位于大多数敌导弹和攻击飞机射程之外的基地和设施来降低精确制导弹药齐射的规模。使用距离更远、更安全的军事基地可诱导敌人发展更昂贵、射程更远的监视和打击系统,从而增加其成本。此外还能在齐射对抗中让主要敌人在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监视和侦察(C3ISR)网等敌赖以发动远程攻击的各个环节暴露出更多漏洞。不过,从更远的距离外发起行动将会减少美军每天可以出动的飞机架次数量。这种架次率的减少可通过增加远程、大载弹量攻击机的数量和改变国防部精确制导弹药的搭配(如使用更小的武器以便提高攻击飞机的武器携带数量)来部分抵消 。

  2.在对抗区域内分散部署。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美军可分散部署对抗区域内的部队。在对抗区域内分散部署和在军事、民用和远征作战基地间频繁调动部队可迫使敌人使用更多武器来攻击同样数量的目标。其结果是,每个作战阵地所要防御的导弹齐射规模将会缩小。与数量较少的海外主要作战基地相比,分散作战需要增加后勤保障能力和设施。在诸如西太平洋这样的广阔区域,这是一个巨大挑战。

  3.在对抗区域内实施集群基地作战。美军可利用战区基地群和临时作战阵地来在本地区域内疏散部队。基地群可以减轻敌对更大目标区的打击力度,使每个基地群内的美军防御系统能够相互支援,从而提高美军应对威胁的整体能力。与没有多少军用、民用和远征机场的西太平洋地区相比,这一概念可能更适用于东欧和波斯湾地区的未来战争。

  4.提高美军基地的恢复能力。国防部应尽可能采取步骤来加固现有基地的高价设施或将其深埋于地下,使用伪装、掩体和欺骗战术来建立更具恢复力的战区态势。这些反措施将迫使敌人对一个基地发射更多武器以确保能打掉同样数量的目标,从而减轻敌军对美军保护目标的打击力度。

  5.实施“先敌攻击”作战。美军要能通过进攻作战来对敌空军基地、武器发射架和用以进行目标定位的C3ISR网络实施打击以降低敌导弹齐射的规模和频率。美国空军应具备足够的远程地对空拦截系统和能力来保持空中战斗巡逻(CAP)机,在敌攻击飞机发射武器之前将其击落。攻击敌“射手”而不是“弓箭”可对其齐射攻击规模产生更大的影响,而包括网络战、电子战和对C3ISR网络实施物理攻击在内的致盲行动则能极大削弱敌寻找、定位、跟踪和大规模攻击美军目标的能力。

  采用防空作战备用方案。海军目前的防空作战(AAW)概念是运用多层构架、以渐进的方式首先从远距离拦截飞向水面舰船的导弹,然后是中程拦截,最后是近程拦截。海军舰艇上的垂直发射系统(VLS)所配备的防空拦截导弹数量有限,在高强度威胁区会很快用完。由于垂发系统目前不能在海上再装填弹药,所以这些军舰必须返回港口才能重新装填弹药,使其不得不退出战斗数天或数周。

  防御性防空作战方案优先使用短程拦截系统和新型动能和非动能防御系统,这样可增加各舰防空与反导弹的数量,同时还能让各舰具备相互保护的能力。这一方案主要使用中程(10-30海里)拦截导弹,如“改进型海麻雀导弹” (ESSM),一个垂发系统单元可装填4枚这种导弹,而“标准-2” (SM-2)或“标准-6”(SM-6)导弹则只能装填1枚。作为对垂发系统的补充,海军可以在一些战舰上装备电磁轨道炮(EMRG)和可发射超高速炮弹(HVP)的传统舰炮、固态激光(SSL)武器、高功率微波(HPM)武器和电子战(EW)系统。与弹药有限的动能空防与反导系统形成对照,固态激光、高功率微波和电子战防系统御能长时间执行防空与反导任务,只要功率和冷却措施跟得上 。

  防范综合武器齐射对美国战区基地和部队的打击。与美国海军目前的防空作战构架相比,美军战区基地和陆基部队应对精确制导弹药齐射的手段不多。国防部部署了少量“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 (或“萨德”)和“爱国者”导弹来应对朝鲜和伊朗的小规模弹道导弹袭击。此外还在欧洲部署了少量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包括雷达阵地、在地中海上的“宙斯循”舰、在罗马尼亚和波兰部署的岸基“宙斯循”设施,配备了垂发SM-3 IB拦截导弹。但总体上国防部还是缺乏足够的防御系统来应对巡航导弹、制导火箭、火炮、迫击炮和导弹(G-RAMM)和其它精确制导弹药,这些武器将是未来攻击美军海外基地和部队的主要武器。

  与上述防御性防空作战建议一样,美军也可以转为使用中程拦截导弹和新型武器系统来对付精确制导弹药齐射。这种转变可以提高陆基防空密度,最终可提高基地作战节奏,支援美军的进攻作战。此外,更多地使用电子战、激光、超高速炮弹发射器和高功率微波防御手段,每次发射的成本为数千美元甚至数百美元,可为美军带来成本优势。

  转为采用能让美军在未来的导弹齐射对抗中取胜的作战概念需要得到新技术和新能力的支撑。以下能力将有助于国防部创建未来防空与反导综合能力,以成本优势来对抗敌人的导弹齐射。

  低成本中程动能拦截系统。国防部应利用成熟的技术来发展和引进低成本中程拦截系统以提高战舰和战区基地的防御能力。这些拦截导弹要使用先进的导引头和其它技术来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内提高有效拦截敌导弹袭击的数量,在不过多依赖美军火控系统的情况下为发射后拦截导弹提供目标更新信息。

  能发射制导炮弹或超高速炮弹的火炮。国防部应在五到十年的时间内发展和装备能发射制导炮弹的移动电磁轨道炮和火炮来执行防空与反导任务。这些能力可极大提高美军的反导弹齐射能力。国防部正在研制一种能以高频率发射制导炮弹的中口径火炮,用以拦截5海里距离内的威胁。此外还在研制口径更大、能发射超高速炮弹的火炮,用以执行中程(10-30海里)防空与导弹防御任务。国防部还应发展高精确雷达来为火炮提供精确的目标定位信息,引导炮弹飞向来袭飞机或导弹。未来的超高速炮弹要装有传感器,这种传感器要能引导炮弹迎向具有末段机动能力的导弹。

  定向能武器。国防部可用非动能固态激光和高功率微波武器来提高对动能武器齐射的防御能力,只要能提供足够的功率和冷却措施,这些武器就能持续发射。改为使用中程防空方案可使美军充分利用这些视距武器弹药数量的大的优势,以弥补地平线限制的不足。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国防部就应在五年内部署具有足够功率(150千瓦至500千瓦)的固态激光武器来对付无人机、G-RAMM和某些巡航导弹。各军种也应优先部署陆基和海基宽带高功率微波系统来对抗多种威胁的规模攻击。

  电子战对抗措施。如今,用以进行干扰、欺骗或引诱来袭导弹的电子战系统通常被认为是只有在动能拦截系统失败或用完之后才使用的最后手段。美军可稍作改变,优先使用电子战系统、固态激光和高功率微波武器来对付那些最容易受这类武器影响的威胁,将更为昂贵的拦截导弹用来对付那些需要用动能武器打击的威胁。各军种应联合发展联网的、能自动感应电磁(EM)频谱、判断空中和导弹威胁和支持反目标定位作战的干扰机、诱饵和其它反齐射电子战综合能力。

  作战管理和火控系统。国防部应发展能在10至30海里外对大规模精确制导弹药齐射进行快速评估和作出响应的作战管理系统。这些系统能确定要拦截哪些威胁,按什么顺序、对相应的目标分配非动能或动能防御系统和持续评估作战图以确定哪些威胁已被排除或要应对哪些新的精确制导弹药齐射。目前的作战系统,如“宙斯循”,已具备这种能力,但它是通过多层防御方式来应对数量较少的来袭导弹,而且不具备新的能力,如固态激光和高功率微波等对抗措施。未来的作战管理和火控系统还要能同时为多种动能拦截系统提供目标更新信息,包括超高速炮弹和其它制导炮弹。

  先敌压制能力。国防部应提高其压制敌陆地、海上和空中精确制导弹药发射系统的能力,削弱敌C3ISR网。在敌发射其武器前打掉敌攻击系统将会增加成本但有助于将敌齐射规模缩小到美军的防御能力范围之内。对陆基导弹发射系统进行导弹压制需要足够的远程突防情报、监视和侦察平台和打击平台并具备在对抗和不利区域内持久作战的能力。除了先进的地对空导弹外,国防部还要发展和装备长航时、大载弹量有人和无人机来实施远程空中战斗巡逻。

  以上所建议的作战概念和能力将有助于建立未来防空与反导综合能力,在未来导弹齐对抗中取胜。为此,国防部必须在组织结构和资源上解决阻碍进步的一些问题。

  明确职责。最起码,在国防部内部负责准备对抗导弹齐射攻击的职责尚不明确。虽然导弹防御局(MDA)的任务是建立弹道导弹防御构架,但目前它并不负责制定拦截巡航导弹的计划和要求。各军种关于谁负责阻止精确制导弹药齐射以保证美国前方基地安全的规定模棱两可。国防部应与国会一道研究,明确导弹防御局、各军种和国防部其它主要部门在组织、训练和装备部队来战胜导弹齐射方面的职责,包括巡航导弹、空确制导弹药和弹道导弹。

  资源不足的问题。国会和国防部要分配足够的资源来在陆地和海上建立防空与反导系统,使美军在未来的导弹齐对抗中取胜。在2017财年总统预算提出的5240亿美元申请中,用来购买各型导弹拦截系统的预算不到30亿美元。这些资金将不足以发展有效的防御系统来对抗对美国国内外利益构成致命威胁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其它制导武器齐射。

  总之,在应对弹道导弹、巡航导弹、G-RAMM和其它制导武器的大规模混合齐射方面,美军或许还未做好准备。继续墨守成规地按照传统的作战概念和能力来实施导弹防御将会使美国的对手继续(虽然不是加快)他们的制导武器投资,从而进一步削弱美军的兵力投送能力。另一种选择是,国防部采用新的作战概念,部署新型动能和非动能能力来对抗这些威胁,创造更为有利的成本交换。这就需要重新评估美国目前的防空与反导方案,转为投资更为有效的综合能力。未完待续,下期将带来中国导弹能力分析。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danzuozhanjidi/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