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道高一丈 >

大天大地大人家剧情介绍

归档日期:12-15       文本归类:道高一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九一八事变前,日军进驻松花江畔的小镇,大肆清乡并屯、推行奴化教育。镇上的风云人物冯中岳、马万海率众进山,藏身于驻马岭。冯中岳、马万海虽然不敢公然与日军为敌,却也用尽方法与驻守的日军头领尾崎斗志斗勇,不断出奇招整治尾崎,打击日军的气焰。随后,在义勇军贺司令的感召下,冯、马两人率部加入东北抗联,协助主力部队炸毁军马场、阻截日军物资,大显抗日期间中国人民的智慧与团结。狡猾残忍的尾崎始终都没有停止追捕冯、马二人,在每次遭受两人的重创之后,便对中国百姓采取更加严酷的暴行。冯中岳、马万海虽然多次落入尾崎手中都巧妙逃脱,但两人一生挚爱的女人黑葡萄却为战胜尾崎献出了生命。最后,冯、马二人联手将尾崎彻底打垮,策马消失在白山黑水之间。

  一九二五年,东北战乱刚停,松花江畔的风铃镇地处白山黑水的深处,七行八作、三教九流人等十分复杂。

  风铃镇马家和冯家世代结怨。两家的老爷子都已时日无多,冯爷想在自己临终之前,给痴傻的儿子冯驴子娶媳妇。

  冯驴子对镇上教书的周先生的女儿黑葡萄情有独钟,但周先生偏将黑葡萄许配给了马爷的儿子马万海。

  马万海医大毕业后被迫从军,接到马爷的家信,用计从奉天逃回,听说了两家的世仇,暗中勾结土匪小北风洗劫冯家,冯家败落。

  不久,冯爷和马爷过世,冯驴子的痴呆却好了,原来驴子为避祸一直装傻。马万海虽整垮了冯家,却也家财散尽。此后,冯、马分别收留了孤儿奔儿和孤女秋儿。奔儿和秋儿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令冯驴子和马万海这对冤家十分头痛。

  日军进犯,尾崎大佐带兵进驻风铃渡,此人长相斯文,表面和气,却一来就实行残酷政策,强行奴化教育,枪杀了教书的周先生。黑葡萄为报国仇家恨上山投奔小北风。小北风手下兄弟受黑葡萄抗日影响,反推黑葡萄成为寨主。冯驴子和马万海也因尾崎所逼先后上山。

  冯驴子和马万海虽不公开抗日但却在暗地里较劲儿。各种江湖手段施加在日军头领尾崎身上,让其出尽洋相。尾崎千方百计想要生擒二人,但冯驴子和马万海与尾崎斗志斗勇、高手过招,非但没有被捕,反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屡次破坏他的任务,令上司对尾崎十分不满。

  冯驴子和马万海抗日义举在风铃镇传为美谈,东北抗日联军的贺司令希望将两人的势力发展成为抗联的队伍,二人心存疑虑不想加入。但又难与日军正面为敌,走投无路之下和黑葡萄一起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收编队伍。

  尾崎用计将二人连同黑葡萄一起生擒,在监狱中用尽各种招术也没能使三人投降,无计可施的尾崎逼马万海枪杀冯驴子,马万海却因为之前与驴子斗气看病的时候发现驴子的心脏长在右边,而帮助驴子躲过劫难。

  冯驴子虽大难不死,却身受重伤,黑葡萄和马万海冒死把冯驴子送到了哈尔滨的医院。

  马万海主刀为冯驴子做手术,大夫给冯驴子换药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心脏长在右边,马万海知道这个秘密,在危机时刻救了他一命,冯驴子对马万海十分愧疚。

  抗联陷入了绝境,贺司令英勇牺牲,抗联化整为零,日军对烟囱山和冯驴子、马万海的山头进行了残酷的扫荡,奔儿在尾崎的淫威之下,当了汉奸,被深爱自己的秋儿所杀。黑葡萄被抓获,死得很有风采。

  尾崎终于被冯驴子和马万海折磨得精神失常,整天在军营里不男不女,疑神疑鬼,被调离部队回国,他骑着大马,走在雪野,忽然看见雪原中两匹骏马驰骋,竟然是冯驴子,马万海唱着天大地大的关东民谣……

  周三(09-01) 07:43 CCTV-8 电视剧:大天大地大人家19/19

  生产队大食堂就要解散了,村民们都在发愁吃了这最后一顿,下一顿饭的着落。生产队长为了村民们的口粮,暗地里将大家缴的公粮每次都留下一部分,在最困难的时候将这些粮食分发给了村民们。有贵(陈锐饰)到隔壁村去看望老姑,正巧赶上桂枝(于慧饰)的母亲病重,他不怕受传染将桂枝的母亲送往了卫生站。为了今后的生活,赵家一家九口准备分家。赵有福(高强饰)整日好吃懒做是赵家的一块心病。赵家为桂枝的母亲发送了丧事,作为报答桂枝要给赵家当儿媳妇。

  桂枝(于慧饰)跟有福(高强饰)商量,要有福弄些柳枝她来编筐,要不在家里白吃白喝自己心里不好受,正好有贵(陈锐饰)听见了,就悄悄准备了柳枝托人给桂枝送去了。为了给家里多捞点儿钱,有贵爹决定瞒着有贵以后再多开几亩田。一天,桂枝告诉了有贵他爹晚上上山开荒的事情,一时有贵百感交集,他准备不去学校念书了,自己一个人跑到山上开起荒来。有贵娘知道有贵逃学上山开荒,狠狠地把有贵打了一顿。

  生产队大食堂就要解散了,村民们都在发愁吃了这最后一顿,下一顿饭的着落。生产队长为了村民们的口粮,暗地里将大家缴的公粮每次都留下一部分,在最困难的时候将这些粮食分发给了村民们。有贵(陈锐饰)到隔壁村去看望老姑,正巧赶上桂枝(于慧饰)的母亲病重,他不怕受传染将桂枝的母亲送往了卫生站。为了今后的生活,赵家一家九口准备分家。赵有福(高强饰)整日好吃懒做是赵家的一块心病。赵家为桂枝的母亲发送了丧事,作为报答桂枝要给赵家当儿媳妇。

  桂枝(于慧饰)跟有福(高强饰)商量,要有福弄些柳枝她来编筐,要不在家里白吃白喝自己心里不好受,正好有贵(陈锐饰)听见了,就悄悄准备了柳枝托人给桂枝送去了为了给家里多捞点儿钱,有贵爹决定瞒着有贵以后再多开几亩田。一天,桂枝告诉了有贵他爹晚上上山开荒的事情,一时有贵百感交集,他准备不去学校念书了,自己一个人跑到山上开起荒来。有贵娘知道有贵逃学上山开荒,狠狠地把有贵打了一顿。

  有福(高强饰)爹上街赶集,听人说有福跟李桂花拉拉扯扯,怒火中烧,决定好好教训教训儿子,激动中,突然发病倒在地上,隔日便撒手人寰了。这时从有贵(陈锐饰)那儿传来好消息,他考上县高中了,有贵爹很高兴,但是这次给大伯发丧,把家底都掏空了。有贵说,他这次是县里第四名,有奖学金,但是有贵爹说家里现在需要他这样的劳力。现在有贵爹当家了,里里外外都是他一个人做主,他决定要有贵回来帮衬这个家,放弃学业。

  桂枝(于慧饰)与有贵(陈锐饰)大喜的日子,一家人乐乐呵呵。乡里乡亲的也跟着凑热闹。只有赵有福(高强饰)气不打一处来。有福当上了质保主任,一心为工作努力着。一日发了大水,有福把落水的何玉琴救起,玉琴万分感恩,在家人俄撮合下,二人准备成亲。当有福知道玉琴是富农出身后,断然拒绝了这门亲事。玉琴想不开,寻短路的她被有路拦下,并答应娶她为妻。有贵与有路合谋演了一出戏,这才使得有贵答应了这门亲事。

  有禄看玉琴可怜就决定要和玉琴结婚,家里人也同意了。有贵(陈锐饰)去上学了,桂枝(于慧饰)去送他。有贵娘怀孕了,有贵爹娘商量着该怎么和孩子们说,有贵爹为了不让村里人知道,就让有贵娘留在了家,桂枝看出了娘怀孕了,就在有贵回来参加有禄婚礼时,告诉了有贵。有贵不同意让自己娘留下这个孩子,有贵爹却把有贵训斥了。有贵娘和桂枝先后生下了孩子,为了不让村里人知道有贵娘生孩子的事,有福(高强饰)出主意让有贵娘生下的孩子也叫桂枝娘,并和家里人商量了,家里人也者同意了,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着,后来玉琴也生下了一个男孩。公元1966年政治变动,中秋,有喜得了一场大病。有寿和小芳去公社闹,被有福和桂枝他们抓了回来关了起来。最后有福因变动却阴差阳错的当上了队长,可是乡亲们却没有拥护他的。

  有福夜巡玉米地时发现桂花在偷玉米,他非但没有抓桂花,反而两人私下里私通。有寿要参军了,家里只有有福和桂枝(于慧饰)去送他。半夜有福和桂花私会被人发现,差点被活埋。知青董太行因杀了生产队长而逃到赵长河家躲避。公社革委会到赵家调查情况,为了帮董太行避难,有贵和父亲把他藏到了山洞里。桂花找到有福,说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桂枝因为得罪了一起编织的同乡,被扣上了“资本主义”的帽子,要在全县批斗。

  贾桂枝(于慧饰)编筐遭到批斗,有福(高强饰)在批斗会上大展演讲风采。小芳和北京知青发生关系怀了孩子,桂枝劝她去老姑家躲避风声。有福和李桂花私通生下一个孩子,李桂花离婚后想嫁进赵家,但赵家担心名声不好没有答应。老四有寿复原回来,带回来了新娶的媳妇玉芬,玉芬是哈尼族姑娘,勤劳能干,村里人一致同意让她挣到12工分。李桂花生活潦倒,在玉芬和有寿的婚礼上把孩子交给有福,这一闹让赵家丢了颜面。桂枝可怜李桂花,劝赵家长辈接受李桂花,赵家同意了。

  家里答应了有福(高强饰)迎娶桂花的事儿,年底就办事,马上就动工给有福盖新房了。工地上,有福自己不干活,还指指点点,有禄看着不顺眼,把有福骂了一顿,撂工不干走了。党委决定调支书到公社当副书记,支书的接班人便是有贵(陈锐饰),有贵信心十足,决定大干一番。有福满心欢喜,去给桂花买了一只发夹,却意外得知桂花早就跟别人走了,失魂落魄的有福无奈地接受了这一现实。老六因为是个哑巴,谁家的姑娘都不想嫁给他,老姑(杨青饰)不服气,准备把这事包在自己身上,结果花了三千块钱买了一个四川姑娘,一家人都于心不安。

  老六新婚之夜大醉,新娘子不同意与其同房。妻子偷拿了老六买柴油的钱坐车逃走了。路上遇见了小偷,没有钱买火车票的她被雨淋病了,住进了医院,最终还是被赵家救了回来。桂枝(于慧饰)的主意缓解了老六夫妻的关系。

  有福(高强饰)不用心干活,锄草铲了苗,被轰了回来。却自在的吃起了西瓜。玉琴又怀孕了,干重活差点丧了命。有禄父子发生了争执,玉琴再度被气昏。

  玉琴病倒后,有禄忙里忙外,玉米地顾不上锄草,眼看着就要荒了。有禄爹表面上铁石心肠,暗地里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偷偷帮着有禄家锄草。有禄和玉琴终于重回赵家的怀抱。有福(高强饰)到有禄家里喝酒,醉言醉语激怒了一家人。二山吵着要娶媳妇,可桂枝(于慧饰)却说要等到二山的老叔婚后才能完婚。老赵家的人口越来越多,新楼房崛地而起,日子越过越红火。

  有喜依旧坚持不与媳妇圆房,并亲自送走了她。有福放羊的时候偷看村里女人洗澡被人发现。老赵一家感到万分羞耻。有福回到家,受到一家人奚落。离家出走的他跑到乡政府门口要饭。有喜为庄家喷农药不戴口罩,结果农药中毒进了医院。为了医药费,玉芬去向有寿拿钱,在家里碰到了他和情妇。一家人都要玉芬把有寿的事告诉赵长河,让他替玉芬做主,玉芬却选择一个人默默忍受。大毛借着酒劲向玉芬表白,玉芬心情复杂。

  芬怀孕了,但是老四有寿一年没回家了,有贵(陈锐饰)怀疑是有福(高强饰)的孩子,找来有福问有福没承认,正巧被大毛经过时听到了,大毛和玉芬承认了他们的事。大毛没办法在村里呆下去了,就离开了。赵家也开了家庭会议讨论玉芬和老四的事,讨论后决定让老四和玉芬离婚。桂枝(于慧饰)和玉芬说了离婚的事,玉芬不想离开赵家,桂枝就决定和家里人商量让玉芬留下。有寿在城里鬼混,没想到在家呆的这几天,城里的女人领着孩子找上了门,把孩子扔给了有寿,玉芬看见后就把孩子抱回了自己的家。桂枝当家买了几件衣服,让春秀看到了,就和桂枝吵了起来。桂枝因为当家的事,心理也范着愁。

  一家人总结了一年下来的收支情况,大家对结果都比较满意,但是春秀(曹艳艳饰)提出异议,她拿村里满屯两口子收啤酒瓶举例子,一年就赚三四万,但是他们这么大的家业,一年下来仅仅落个没白干,未免太可怜。春秀以为,现在都80年代了,应该有开放的头脑,会经营,懂管理。春秀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也有人认为春秀是想篡位夺权,掌管这个大家。此时,太行(张鸿饰)回来出差,也提出合理的建议。唐蜀妹(吴珊珊饰)也回来了,决心踏踏实实跟喜子过日子。

  秀(曹艳艳饰)准备向家里借一部分钱做投资,但是小芳卡得死死的,觉得春秀肯定是藏了什么心眼儿,春秀很气愤,决定就此分家,再也不能过大家庭的生活了,两口子还闹了别扭。二嫂最后还是心软,把钱借给了春秀。春秀在家里打算实行承包责任制,这无异于一场大变革,这个想法一提出几乎就遭到了有福等人的反对,他们觉得这是败家,但是有贵(陈锐饰)很支持,这样可以有效提高大家的生产积极性。

  有寿(曹秋根饰)被诊断出换了肝癌,一家人顿时陷入悲痛之中。临终前,有寿交给了玉芬三十万,说是即便如此也弥补不了他的罪过。有寿走了之后,大家为有福(高强饰)安排,要他娶玉芬(李红梅饰)过门,但是有福坚决不同意,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玉芬。有福知道玉芬爱着一个人,那个人便是黄大毛(陈伟国饰),他去找黄大毛,准备撮合玉芬和大毛成一对儿。大毛一听这个激动得哭了。在玉芬和大毛的新婚之夜,有福喝得烂醉如泥,默念着自己的名字,有福自嘲他爹给他取的这个名字糊弄了他一辈子。

  村里赌博之风盛行,桂枝(于慧饰)带领妇女集体禁赌颇见成效。随着生产发展迅猛,赵家的家业也越来越大,此时春秀提出了辞职,表示想在家照顾孩子,面对硕大的家业,桂枝感到力不从心,全家决定分家。太行回来了想和小芳过日子,小芳的女儿芳芳也想见父亲,但小芳决定再等等。太行细心的发现唐蜀妹(吴姗姗饰)具备经济头脑,推荐她当新当家的,唐蜀妹提议赵家办股份制公司促进发展,于是赵家办起了有限公司,并且向社会招贤纳士,提议买收割机,租责任田。农民们对赵家的企业都感到新奇。

  大树考取了公费留学生后回到赵庄,赵家上下欢天喜地,李桂花也回到村中,告诉有福(高强饰)想认儿子,桂枝考虑再三,安排李桂花和大树相认。二山收麦子与人一言不和,副总经理为了公司考虑辞去了他的工作,二山开始怂恿全家撤股,捍卫赵家的尊严,唐蜀妹替副总主持了公道,却和有喜造成感情不和。玉芬(李红梅饰)为了报恩劝大毛(陈伟国饰)辞去厂长一职,大毛说他也是为了报恩,但报恩也要有尊严,坚决不同意,玉芬伤心的哭了。

  大天大地大人家大结局 第19集(转载请注明:剧情介绍juqing.9ieshu.com)

  眼看大家都要撤股,唐蜀妹(吴姗姗饰)因为得不到理解而难过,赵家派大树(张志勤饰)去查清事实,有文化的大树深知赵家亲情所带来的副作用必定影响公司发展,全家开董事会,蜀妹表明了向外扩张股份的意向,遭到桂枝等人的反对,桂枝的反对成为了最大障碍。通过大树调解,桂枝(于慧饰)终于妥协了。桂枝五十大寿的时候突然决定回娘家,在驴车上看见闻讯赶来的赵家老小,还有大伙为她写的对联,桂枝流泪了。满园春股份有限公司在风雨中成立了,老赵家的成熟也标志着中国农民的成熟,他们已不再单纯地追求家族的兴旺,他们的视野已经投向了更为广阔的天地,老赵家过去的故事也许已经结束,而新的故事却刚刚开始。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gaoyizhang/1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