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道高一丈 >

求知北游的TXT全集下载

归档日期:12-16       文本归类:道高一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整座庭院一下子清晰起来,每一处景致投入我的心灵,洞若观火,细致入微.如同深夜的大海透出了光亮,平静的水面下,翻滚出重重澎湃的激流,连浪花上的鳞纹也不曾遗漏.

  楚度的闯关,凭借的是横扫一切的法力,在绝对的力量下冲破禁制.正像他所说的----神挡杀神,天阻斩天.这是他的道,君临天下,所向披靡,是一种寻找生命出口的强势.

  花木的阴影濅凉我的脚步,我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哪怕距离不曾拉远,仍然没有半点犹豫.

  公子樱寻求的,大概是一个答案.对碧落赋的责任,对甘柠真压抑的爱,公子樱或许永远在疑问和回答之间徘徊,在徘徊和之间寻找出口.就像有时候,我们要靠他人的疑问来验证自己的本心,公子樱借助古松禁制,找到了出口的答案.

  我向前走,脚下的地面水浪般延伸,无穷无尽.无论我走多远,都像是在原地打转.

  无颜选择了彻彻底底的退出.拥有读心术,看透和厌倦了人心的欲望.所以他宁可没有这一盘争斗无休的人生棋局.收拾黑白,还抱一襟清风,自然就不再有囚笼.无颜的道,更像是一种摆脱.

  这就是我的道.不需要超强的力量,因为不停的步伐本身就是一种力量.不需要疑问和答案,因为始终向前,没有迂回的道路简单明了.不需要摆脱,因为我的道从来都是逆水行舟,只进不退!

  路长一尺,道高一丈!走下去,总会有一个出口.只要走下去,哪里都会是出口.

  不知走了多久,我的身心倏然臻至一个微妙明透的境地.仿佛挣脱了所有的羁绊,无拘无束,畅游天地.

  花木渐渐朦胧,人声慢慢消寂,庭院仿佛变成了抛在背后的影子,越来越淡,消失无踪.

  前方像被撕开的迷雾,豁然开朗.重重青山绿水,柳屏花障中,一条小路若隐若现,从我脚下遥遥爬向深处.

  我跟他们打了个赌,赌你能不能在时限前找到出口. 公子樱叹了口气,笑了笑,谁料这个赌毫无意义.因为我们三个都认为你能成功.

  无颜道:差点以为我们都料错了,要白等一场哩.你小子够愚笨的,竟然用足了六个时辰才侥幸闯出来,本公子等的快睡着了.

  六个时辰? 我一愣,适才心无旁骛的向外走,浑然不觉时光流逝.只是楚度和公子樱怎会有闲情逸致,甘愿浪费几个时辰等我?

  幸亏你运气不错,总算在时限前找到了出口. 无颜凑过头,兴致盎然地问,说说看,你是怎么混出来的?

  怎么谢?灵丹若干,美女法宝数个? 无颜一撇嘴,你小子太没诚意,心里压根就没想过道谢.

  卑鄙的小子,又对我耍读心术! 我作势一脚踢向他的屁股,无颜大笑跃起,向后稤去.

  临近菩提院,即将会见北境的真正执掌着,哪怕是楚度 公子樱也神色俨然,不敢松懈.唯有无颜身心放松,和从前一样惫懒.他是真的不在乎.

  小路两侧,时而鸾凤在树林中清鸣,时而袅袅烟云从山腰升腾,环绕的山水像一幅幅古秀清奇的扇面,向我们层层绽开.

  到后来,完全分不清什么是山,什么是天.山天一色,渺渺漫漫.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在山势惊人的威压下,我仿佛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随时会被碾的粉碎,还生不出任何抗拒的念头.

  菩提院好大的架子. 楚度眉宇间闪过一丝冷冽之色。按理闯过三关,就该顺利进入菩提内院。如今在路上横生枝节,吉祥天不免有些刁难的味道。

  公子樱淡然道:“此山乃周遭所有的地脉灵气汇聚而化,与上空秘设的法阵形成天地交泰之势,应是菩提内院的门户。除非我和楚兄联手合力,方可毁地灭阵,破门而入。只是。。。。。。”

  他神情踌躇:“此举过于消耗法力,势必折损你我二人的锐气。何况,硬闯未必是良策,反落了下乘,应该还有其它的法子.

  这一次莲华会,骨子里是一场吉祥天 魔刹天 清虚天的较量,是三方彻底撕破脸 动刀子之前,彼此之间的试探与暗斗。其他贵宾无足轻重,不过是陪太子读书,凑个热闹罢了,还不够资格加入这一盘风云动荡的北境棋局。

  楚度和公子樱以闯关的姿态,向吉祥天昭示自己的实力,伺机摸一摸对方的虚实.犹如弈棋时,向对方阵地遥遥挂飞一子,以探对方应手.

  吉祥天同样要拿出雄冠北境的力量,震慑住野心勃勃的楚度 公子樱,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天魔幻洞的奇怖 天梯封印的强大怪物 眼前的天地威压,甚至包括黄鹂的千里传影,无一不是威慑楚度 公子樱的棋招,与对方试探的一手遥相对垒,封压侵入的通道.

  这么一来,三方在菩提内院的会面,才是短兵相接,正面交击的第一战.比起楚度 公子樱一路奔波闯关 劳心劳力,菩提院首座长老以逸待劳,无疑赚了便宜.

  而绝顶高手相争,不仅仅取决于法力高下 法术奇妙,精 气 神的状态 心理上的微妙差别也会影响战局,因此公子樱才会犹豫,是否要硬闯破门.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与菩提院首座长老正式过招前,楚度 公子樱不愿多耗精力.

  而他们先前之所以在路上等我,说穿了,无非是利用这几个时辰调养生息,令精气神臻至最佳巅峰,方便迎战而已.

  他们不肯开门,我们干脆在这里等好了,看谁先忍不住. 我装作无奈地道,心想,楚度原本就是为了雪耻而来吉祥天,又向来横行惯了,怎么能忍受在这里被困吃鳖?最好他们斗得热火朝天,我热闹瞧得不亦乐乎.

  没过多久,楚度冷哼一声,径直向前.这也是迫不得已,否则僵持下去,即使到时菩提内院主动打开山门,楚度和公子樱在气势上已输了一截.

  公子樱稍一犹豫,立刻跟上楚度.两人并肩走到山峰前的一刻,四周骤然一黑,整片天空都化成了浓重的山影,铺天盖地压下,生出庞大可怖的巨力,压得人心惊胆战,汗毛直竖.

  在我们头顶上方十丈处,山影停止不动,犹如一把骇人的巨斧垂悬,随时会凌空斩落.

  四人的修为高下立判,楚度 公子樱身躯岿然挺立,只有袍摆微微抖动.我虽然离得远,也只能勉强立稳,不住喘着粗气.无颜面色赤红,身不由己地向后连退数步,苦笑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我嘿嘿一笑:你倒是七窍玲珑心,明白得很.既然知道不能独善其身,就别辜负了你的大好身手,跟着我轰轰烈烈地干一场.

  你不会明白的. 无颜默默摇头,过了一会儿道,若有一天,你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我定会全力相助.

  楚度长啸一声,青衫如同风帆鼓起,猎猎作响.公子樱缓缓抽出一点黛眉刀,一缕清光飘忽不定,忽隐忽现.眼看他们就要强行破门,天空猛然响起浑厚的喝问:前路险峰挡道,何应?“

  我微微一怔,无颜低声道:“果然是山门偈问。看来《野趣幽秘》记载得没错。”对我解释道,“山门偈问是菩提院最古老的论道仪式,山门提出关于道的疑问,来客只要作答,山门即会现出通道。以往的莲华会,菩提院从不曾开启这个仪式,如今为楚度 公子樱破例了。”

  无颜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野趣幽秘》一书的作者是当年北境赫赫有名的菜花大盗,书中内容多是偷香窃玉的私密,说出来,岂不是玷污了我的清名?让楚度他们虚惊一场,倒也有趣。”

  前路险峰挡道,何应?” 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天地的喝问。山影又向下落了数丈,“哗啦啦”附近的路面裂开无数道细纹,恐怖强大的气势犹如实质,压得人透不过气。

  奇峰轰然从中裂开,露出只容一人进入的山缝,楚度飘然而入,山峰在他身后重新合拢。

  “楚度明白得倒快,我还以为要看一场毁山破门的好戏呢。”我悻悻地道。山影的巨斧继续下压,竟生出隆隆的雷鸣,地面剧烈颤抖。

  “又剩我们两个拖后腿的了。”无颜笑道,“你放宽心,山门偈问的用意是让拜访着在论道之前,先审视自心。所以无论我们怎么回答,山门都会开启通路。”目光闪动,道,“险峰挡道,只好回头!”转身就走,几步间,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山影轰鸣下落,要将我吞没。一道灵光闪进脑海,我急急喝道:“道心所指,处处通途,又哪里来的险峰?”

  声势浩然的山影宛如冰雪消融,奇峰“噗”的一声坍塌下来,放眼再看,不过是一颗滚动的小石子。我松了一口气,向前走去,刚越过那座奇峰的位置,脚下突然步步生莲,赤红色的莲花犹如火焰盛开,拖住我的脚步,向上冉冉升腾。

  眼前景物骤然一变,空中悬浮着无数白云彩霞凝结的洞窟,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静止不动,或轻扬飘浮;或光芒闪耀,绚丽多彩,或氤氲蒸腾,烟雾缭绕。。。。。。每一个云彩洞窟内,都有人盘膝而坐,有的宝相庄严,气宇高华,有的像僵硬的尸体,衣衫,发鬓上积满灰尘,但偶一睁眼,精光四射,令人不寒而栗。

  “ 原来这就是菩提内院 。”我惊叹道,的确气势恢宏,不同凡响。四周传来悠远的钟鸣,响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空中。

  “恭迎四位进入菩提内院。”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语声淡泊祥和,洗净铅华,仿佛由浩瀚的星空遥遥传来,在耳畔环绕不去。

  刹那间,一道光华万丈的红莲之桥从前方延伸出去,曲折盘旋而上,没入天际。楚度、公子樱、无颜的身影前后出现在桥上。

  “险峰挡道,魔主斩山而入,气势无双,然能斩断天地否?樱掌门绕山而行,智者所为,只是绕来绕去,怕反倒偏离了了原先要走的路。无颜公子知难而退,难道不知局势不由人,退无可退的道理?林公子视险峰为通途的豪气固然可嘉,但何尝不是盲目?而通途又怎见得不是另一种险峰?”柔和的声音再次想起,话锋直指我们四人回答山门偈问时的弊端,毫不留情地将了我们一军。然而,尽管他言辞犀利,语气却不愠不火,仿佛诚意探讨,使人生不出半点反感。

  我微微一笑,吉祥天 魔刹天 清虚天的正式交火,以别开生面的论道方式开始了。

  楚度冷冷一哂,举首直视红莲之桥的另一头:“依首座长老所言,险峰挡道,何应?”

  “我也不知。或许世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答案。”对方又悠悠叹息,滑头地避开了楚度的

  “既然不知又怎能妄言,以鱼目混珠?”对方心平气和地应对楚度的挑衅,“黄鹂长老,快请四位贵宾入观涯台一叙。”

  桥尽头,八根雪白的参天云柱巍峨耸立,喷薄出白茫茫的云气,柱顶似要捅破苍穹,托起一座雄伟壮丽的青铜八角高台。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庞大的古鼎。

  步入高台,浩浩荡荡的云雾升腾起伏,犹如浪涛围住了孤岛。台角悬挂黄钟大吕,钟上雕刻着雄奇秀丽的山脉峰峦,随着悠长的钟声,山峰闪耀出千万条锐气霞辉。高台周边浮动着无数繁复奇妙的符咒古文,色纹斑斓,熠熠生辉。看久了,星辰仿佛在隐隐转动,日月交替升落,气象万千,神妙无比。

  楚度、公子樱都察觉出了异样,凝望上空,久久出神,连无颜也仰头多瞅了几眼。

  “菩提院首座梵摩恭迎诸位贵宾,我不良于行,无法起身礼迎,还望见谅。”一人半裸,盘坐在日月星辰的环绕中,对我们点头致意。

  直道话音入耳,我才看见此人。他的眼神纯净、质朴,平静得不带一丝波澜起伏。仿佛他原本是青铜台上的一颗星辰,璀璨流烁,是以无从察觉。如今突然脱落了光芒,化为凡人现身。

  最特别的是,头顶上的天象是空中切割出来的独立一块,呈浑圆的光斑,与四季天色泾渭分明,犹如一面硕大无比的明澈水镜,罩住了整座青铜高台.

  与此同时,我的灵犀脉生出微妙的气机感应,仿佛在那水镜里涌动着神秘而浩瀚的天地力量.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gaoyizhang/1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