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道高一丈 >

谁能给我推荐那些带有影射现实人物的电影类似《雷洛》《坡豪》《

归档日期:08-24       文本归类:道高一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谁能给我推荐那些带有影射现实人物的电影,类似《雷洛》《坡豪》《赌城大亨》

  谁能给我推荐那些带有影射现实人物的电影,类似《雷洛》《坡豪》《赌城大亨》

  谁能给我推荐那些带有影射现实人物的电影,类似《雷洛》《坡豪》《赌城大亨》...

  谁能给我推荐那些带有影射现实人物的电影,类似《雷洛》《坡豪》《赌城大亨》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1年记者方颖宁(郭可盈饰)赴澳门访问黑帮首脑尹志巨(任达华饰),听他道出往事。原来巨自幼便加入黑社会,很快成为小头目。香港捞家渔栏灿利用巨与另一势力炳哥相斗,巨与炳的嫌隙也由此开始。连场恶斗后,巨势力渐硬,将炳赶出了澳门,但巨之妻子为了追求宁静生活而离开,与巨一同打天下的好兄弟阿廖(方中信饰)又患上了绝症。已是黑道巨头的巨才发现自己失去的远远比得到的多……

  《濠江风云》有一个另外的名字叫《驹哥传》,描写的正是在澳门只手遮天的黑帮老大。据说这部电影的投资者竟然崩牙驹,而影片中任达华饰演的角色就是崩牙驹本人。后来驹哥进了监狱,报章上说的很厉害。澳门黑帮和香港黑帮的联系也算很紧的,当初的香港警察驱逐黑帮分子出境通常都是台湾澳门,所以在很多香港黑帮电影中都能看到有关这两个地方的黑帮事迹。王晶导演的《新哥传奇》,或者游达志导演的《暗花》都是澳门的江湖事,而《一个字头的诞生》的刘青云则入主台湾黑帮。相比起来,《新哥传奇》太多王晶的势利,《暗花》则更象是个传说,《濠江风云》的格调是深沉的,残烈的,也是真实的。特别是后半部,你能看得到它与别的江湖片的不同,,也许只有在《黑金》中,你才能有所察觉,当然,他和黑金也不同,但都属于传统黑帮片之外的,传统的黑帮片都象是成人童话,比如《湾仔之虎》,同样是真实的人物,却是支离破碎的血腥和爱情。

  1998年,他投资1400万港元拍摄了一部为他个人树碑立传的电影《濠江风云》,影片通过一个女记者的见闻,讲述了尹本人如何从一个“14K”党羽成为黑社会老大的经历,情节充满暴力。1998年5月,即尹国驹被澳门警方拘捕5天之后,该片在香

  港首映,但终被香港和澳门当局禁映,香港无线电视台《城市追击》节目因为做了尹国驹的专访节目,也被港府有关部门以对尹国驹的黑社会方法致富手段予以美化,对观众构成不良影响为由罚款10万港元,香港无线电视台不得不发表声明向观众道歉。

  1998年5月11日,白德安(右)拘捕尹国驹46岁的尹国驹绰号「崩牙驹」,盛传为澳门最大的黑社会组织「14K」头目,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声名显赫、横行无阻,被喻为权力大过当年的澳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位把澳门弄得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的

  江湖人物最终难逃法网,将在狱中度过10年残生。3月16日,澳门黑社会头目尹国驹案在澳门终审,尹国驹被判监禁13年10个月,其弟尹国雄监禁5年6个月。自1998年5月1日被捕入狱的尹国驹一直为自己减刑作努力,当他在澳门路环监狱通过收音机知道结果时,冷冷地说:「早知道啦,官字两个口,大石压死蟹!」

  1998年5月1日早上,澳门司法警察司司长白德安的汽车在松山遭人放置炸毁,白德安因为晨运跑步尚未返回车上幸免一劫。当晚,白德安亲自带队在葡京酒店拘捕尹国驹等人。警方在搜查尹国驹住宅时,搜出一张由柬埔寨传送的传真,传真列明了大批武器的售价,包括火箭炮、装甲车、轻机枪、手榴弹、、子弹等。警方并搜出一个无线电收听器,收听器藏有警方使用的频道,而尹国驹被捕时身上有一张内地身份证,经检验证实为伪证。

  崩牙驹始终坚持此案并非他所为,是遭人陷害,故他被带出葡京时,向白德安怒目而视,该照片翌日就刊登于港、澳报章的头版位置。在被扣留两日后,澳门检察院以表面证据成立,以意图谋杀等罪名,正式将崩牙驹收监。

  1999年11月23日,澳门法院开审尹国驹案。警方在开庭前进行了严密的筹划:11月7日零时,白德安亲率100多名法官、警察和「飞虎队员」手持轻机枪,突击搜查关押着尹国驹的「路环监狱」,竟然搜出十多把锋利的开山刀、、白粉和,以及多部手机、电视机、音响、除湿机、电风扇、电炉、影碟机、电子游戏机等电器。

  下午3时,澳门普通管辖法院法庭内外布满了全副武装的特警和退役的特种部队的军人。尹国驹一身白色直条西装,系着领带,穿着锃亮的皮鞋,进入法院后先是与母亲微笑,坐在犯人栏后还不时地回头与旁听席上的女儿点头。 听到法官宣判结果后,尹国驹脸上的微笑先是僵住了,继而大为恼怒,一下子跳上座椅,破口大嚷道:「这是世纪大冤案!我要上诉,这是全世界都少见的冤案!你们是破不了案才拿我当替罪羊!」他又转身向法庭警察挑□,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和脑门说:「你打我呀!你打我呀!你有没有收过我的钱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久经审判场面的法庭警察都感到吃惊,好几分钟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尹国驹可能连自己也觉得滑稽,赶紧又跳回地下。不过,尹国驹好像怒气未消,接着又用广东话和葡萄牙语满口粗话,尹国驹的弟弟也在一旁粗话乱飞,尹国驹的母亲当庭嚎陶大哭。 去年7月28日,澳门中级法院再次审理此案,尹国驹获减刑为13年零10个月。但尹国驹仍不服判决,上诉到终审法院。今年3月16日,澳门终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6被告须缴付上诉费和司法税,其中尹国驹需要支付的司法税最高。这样,尹国驹仍要服刑10年,可能从此断绝江湖路。

  尹国驹1955年生于澳门青州贫民区,父亲是澳门自来水厂工人。父亲为他取名为国驹,寄以厚望,岂料长大后,竟然成为了澳门黑道史上叱吒风云的人物。

  据尹国驹回忆,他对父亲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在十多岁首次与女友约会,父亲非常紧张,给了他一点钱去拍拖,可惜这段情未能开花结。

  据尹国驹自称,他老家在海陆丰,而且并非姓尹,而是姓谭。尹国驹透露:「我阿爷姓谭,是海陆丰人,我老爸出世后,由于家里很穷,阿爷就将老爸送给顺德一户姓尹人家抚养,改姓尹。我在澳门出世所以跟着姓尹。我的身世是老爸去世前两年告诉我的,连我妈都不知道。」

  随着弟妹的出世,才10岁的尹国驹已开始感到生活上的压力,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终于辍学。开始在酒楼当点心学徒及在制衣厂剪线头,帮补家计,工作之余亦与附近街童斯混。到了16岁,他终于捱不住酒楼工的辛苦,开始联群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

  当时黄牛党是偏门生意,尹国驹一班童党就因为争地盘与其它小帮会发生过不少冲突。他由于体格结实,成为党内的小大哥,从此踏入黑社会,赚来的钱亦令家中环境改善了,16岁,他买了一部小车。四出练车,由于为人好胜,一次失事,一只门牙就此报销,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想不到这个花名,却在90年代的澳门,叫人闻名丧胆。

  崩牙驹涉足江湖,结识的同道朋友愈来愈多,很快在澳门黑帮经常出没的地方三巴仔结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

  有了帮会撑腰,崩牙驹亦开始蜕变,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黄牛,大部分时间收赃、爆窃,并且打出了名堂。不久,崩牙驹与其它帮会少年水房赖、张氏三兄弟、耀仔(后来成为水房赖的姊夫)、白板仔共组「七小福党」、后来加入的人亦愈来愈多。

  黑仔华80年代初期开始向赌场的纠察高层靠拢,凭关系,崩牙驹亦踏入赌场,但只是当一些小闲角,向赢钱的赌客索取打赏。赌场还有另一盘生意放数,初露头角的崩牙驹对此亦垂涎欲滴,但却遇到了厉害的对手,这个人便是水房帮的大哥肥仔坤。

  碍于黑仔华的情面,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后却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驹逼良为娼,使他被判入狱半年。1996年初,崩牙驹在赌场放数,已是帮中的小头目,亦同时招收了一批好勇斗狠的手下,树立的敌人亦愈来愈多,其中最大的劲敌是香港黑帮头目摩顶平。

  两年后,肥仔坤再出阴招,借澳门七彩饭店老板被斩血案,暗中叫人顶证崩牙驹亲自带队斩人,结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后才无罪获释。

  但这次牢狱之灾,却令他认识了两个人,一个就是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歧嘟,此人后来成为他的乾爷,另一个是澳门一黑帮头目街市伟,成为他多年合作的幕后老板。在石歧嘟的帮助下,崩牙驹以知情者身份出庭,绘形绘声地力指摩顶平就是凶案的幕后黑手,摩顶平从此开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门。 而当年与崩牙驹打□天下的「七小福」此时开始全面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因病去世,临终时嘱咐水房赖及崩牙驹日后要携手合作。因当年耀仔曾为他顶过罪入过狱,恩人的遗言,阿驹一口答应。已是水房小头目的阿赖,获崩牙驹引荐进入赌场迭码。

  尹国驹趁1990、1991年澳门的地产潮兴起,赚了一大笔,却因此与大佬黑仔华翻了脸。两人因为同争一个地盘,崩牙驹被命令让路,他一怒之下从此就各走各路。

  1995年期间,崩牙驹与水房赖两位难兄难弟开始想垄断赌场迭码的庞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帮的顽抗。触发两地黑帮对抗的是位于凼仔君怡酒店的赌场之争,尹国驹与澳门的四大帮会合组四联公司,公然与香港帮会对抗。在赌王何鸿□调停下,最后赌场开不成,冲突才告一段落。 而与香港黑帮的第二次冲突中,尹国驹急攻猛打,伤了对方十多人,迫使对方终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经此两役,崩牙驹处心积虑要建立一个属于澳门人的地下世界,连他的慕后老板街市伟亦感到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表面上,两人亦没有正面冲突,但其实已暗中作出部署。水房赖与崩牙驹多年来均为街市伟当前锋,街市伟就暗中对他们进行分化,终于促成双方反目,争斗不断。

  尹国驹的「14K」与「水房」正式反目,缘于1997年尹国驹的军师石永祥与其两名手下在市中心被「水房」杀手连开十枪击毙。

  当时石永祥驾车驶向葡京方向,在市中心一个交通灯位停下,突然有三辆电单车由后面驶至,车上三个枪手拔出手枪,从左右两方向私家车内三人射击。杀手行事冷静而干脆利落,枪枪击中要害,三人来不及反应已倒在车里。杀手靠近车旁视察,确定任务完成后,等绿灯亮起,高速逃去。

  「14K」疯狂反扑,石永祥被杀后当晚10时许,「水房」一马仔被人持刀追斩,被斩马仔反抗并穷追刀客,至一停车场时,遭开枪轰射。「水房」在一次行动会议中提出把崩牙驹干掉,但会议内情却被「14K」卧底知悉,崩牙驹大怒,但亦迅速离澳,避开杀身之祸。

  崩牙驹逃亡欧洲,1997年的6月,离香港回归只一个月,澳门司警发出通缉令,透过国际刑警全球通缉崩牙驹及14K的高层人员。

  在欧洲匿藏的崩牙驹继续指挥手下与水房赖及街市伟开战,水房赖见势头不对,亦离澳暂避,只余下街市伟死守在凼仔的新世纪酒店,因为酒店内的新赌厅即将开幕。他加强了随身保镖,不少蓄平头装的黑衣大汉都贴身守护在身旁,酒店内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岗,还出动受过训的犬只巡逻,气氛凝重。

  14K人马自崩牙驹在海外遥控后,亦开始了游击战略,将「水房」杀得措手不及。1997年7月29日凌晨三时,离新世纪赌厅开幕前三日,两辆载枪手的汽车慢慢地驶到酒店门前,在车头位置的枪手,将AK47的枪管伸出车窗,朝大门一排又一排的子弹乱扫。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这次机枪扫酒店,令澳门名噪一时,不少国家都将澳门列为高危地区,劝谕本国游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这个东方蒙地卡罗。

  除了真枪实弹示威,崩牙驹亦使出了另一杀手锏,派出手下到街市伟名下的钻石厅当「门神」,大凡进出的赌客均被恐吓,要他们往别的赌厅去,否则手下无情。

  如此一来,街市伟的赌场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经济不景,澳门又成了恐怖战场,赌业更加雪上加霜。街市伟见自己处于被动,于是向香港的帮会搬兵支持。但14K再未有动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团最后被迫撤退。

  崩牙驹知道战略成功,而在离澳期间,手下曾发生内讧,亦急于返澳整顿。澳门的通缉令在10月底撤销后,1997年11月中,崩牙驹不声不响地回到了澳门。

  崩牙驹回到濠江,丝毫没有收敛,不少市民见他独自驾总统型号的豪华房车,挟震耳欲聋的汽车音响,在澳门的大街小巷中穿来插去。一向趾高气扬的崩牙驹,不单打了胜仗,还获得葡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亦要转手到他的名下,可说是全面胜利。 1998年,得意忘形的尹国驹出资拍自传电影《濠江风云》,这部电影以后也成为他黑帮生涯的罪证之一。在澳门拍摄期间数百马仔出动充当临时演员,甚至在凼仔大桥逆线行车,令人感觉到在澳门,他才是线万港元的《濠江风云》,场面浩大,邀请香港影星任达华做主角。影片通过一个女记者的所见所闻,讲述了尹国驹如何从一个14K党羽成为黑道老大的经历,故事充满暴力内容。1998年5月6日,该部影片在香港首映。不久被香港和澳门当局禁映。

  1998年3月底,一向不接受传媒专访的崩牙驹,罕有地接受了国际性杂志《时代》及《新闻周刊》的访问。「Brokentooth」的名字在国外打响。当时的街市伟,每日只能躲在新世纪酒店内不见天日。

  尹国驹的嚣张气焰令澳门司法警察司司长白德安看不过眼,着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亦秘密部署,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但崩牙驹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访问,连远在英国的传媒,也搭路赴澳门找他。

  1998年5月1日发生白德安坐驾爆炸案,虽然不能确定系尹国驹所为,但尹国驹当晚被拘,从此身陷牢狱至今。困兽犹斗未能起死回生

  尹国驹被拘后,出于他意料,警司白德安竟然进入监狱对他作出保证说:「假如可以证明这宗爆炸案与你无关,我会放你走。」为求早日脱身的崩牙驹于是对外悬赏1200万元,缉拿炸车歹徒。

  这笔巨额悬红果然奏效,澳门「大圈帮」二号人物绰号「奸人坚」的叶成坚亲到监狱与崩牙驹见面,坦承是炸车案的主谋,并说他曾同另外三个江湖人物在珠海开会,密谋炸白德安座驾,嫁祸于他。奸人坚说:「我将开会和炸车的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了,本来是为了保护自己,没想到可以帮到你。」奸人坚随即与白德安接触,要求以特赦证人身份,指证同党,司法署接纳所求,奸人坚即往司警总部录取口供,并提供录像带作证物,证明炸车案与崩牙驹无关。崩牙驹事后给了奸人坚600万元,余款将会在他获释后支付。奸人坚拿了600万却无命享受,翌年,他与一班同党在珠海因杀人、绑架等罪名被捕,在澳门回归前被枪决。

  奸人坚自首后,崩牙驹以为恢复自由指日可待,岂料,白德安反而加控他其它更严重罪名。此时,崩牙驹才知道自己脱身不易。

  崩牙驹被拘捕后黑社会猖狂反扑,从5月8日凌晨1时15分起,澳门先后发生20宗纵火烧车和投掷燃烧弹案,连警察总部、澳督府都被投掷炸弹。一天中共烧毁35辆私家小车和摩托车,澳门所有消防车出动扑救。接下来的三天中,澳门又发生53宗纵火案。

  1998年9月,崩牙驹被捕四个月,一个在澳门活跃多年、自称国安局人员的北京男子周奇又为他带来脱身希望。早在90年代初期,周奇便经常来往珠澳两地,并与一班江湖大佬混得滚瓜烂熟,他自称是国安人员,国家派他在澳门活动,以便澳门能顺利回归。当年的崩牙驹,更称周奇为大哥。1995年,周奇与一名珠海的女律师在珠海开了一间名为现代国防科技的公司,并不时向人暗示自己也负责替军方吸纳外国的先进国防科技。

  周奇先后四次到狱中与崩牙驹见面,对他说:「澳门就要回归祖国,只要肯听从中央指示,为澳门回归做贡献,让澳门顺利回归,我同中央政府讲,你就没事啦!」喜出望外的崩牙驹以为对方是为公为私帮他,给了周奇5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岂料周奇收款后去如黄鹤。事后,有人向澳门新华社及珠海公安举报,公安迅速将周奇拘捕,控以冒充国家机关人员在境外招摇撞骗罪名,被判监8年。

  崩牙驹被捕入狱后,香港某周刊记者透过特殊渠道与他取得联系,过去两年多,尹国驹亦曾多次主动联络该刊,向记者讲述狱中情况。

  崩牙驹对记者说:「我给你透露一些猛料,这次是有人要整死我,他贿赂3000万给澳门两个最有势力的葡国高官搞我。他们说我是黑社会,澳门这么多黑社会,为什么只针对我呀?」问及为何有人要集资3000万对付他时,崩牙驹显得非常激动:「只因为我是一个有道义的江湖人罗!他要我做对不起他人的事,我坚决不做,他就因此搞我。」记者虽不断追问,崩牙驹始终避而不答不肯做什么事。

  提到有关传媒对他的负面报道时,崩牙驹狠狠他说:「总之我给你们传媒害死了,以前澳门乱七八糟的事都说跟我有关,崩牙驹三个字,差不多天天见报。我出钱拍《濠江风云》,记者说要访问我,帮我做宣传,怎知等稿子出来完全是两回事,又说我是黑帮大佬。开审的时候,这篇稿竟然变成指控我是黑社会的证据。如果传媒说我是美国总统,是不是我就可以即刻去白宫做总统?」 尹国驹被捕后,澳门知名律师雷正义一直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得知尹国驹的终审维持原判后,雷正义直指法院是「未审先判」,令他对司法制度绝望,并扬言在九个月内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后,便会退出法律界,闭门撰写《崩牙驹传》。

  现年48岁的雷正义曾任职检察官、监狱署长,1991年开始在澳门执业大律师。雷正义说:「法律要求一切讲求真凭实据,在澳门崩牙驹无人不识,每个人都对他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这种观念对崩牙驹十分不利。如果法庭不以真凭实据指控崩牙驹为黑帮,仅以一般人的观念作裁决,这是一场什么审判?法律的公义何在?」 尹国驹的母亲也对两个儿子的入狱一直奔走,大呼冤枉。尹母每次探望儿子,察觉到他们的心态已改变了不少。终审前夕,崩牙驹对她说:「我在监狱这么久什么都看开了,我现在不会再和别人争什么,以前的恩恩怨怨,好似黑板上的字抹掉就算了。只要能够尽快得到自由,安安乐乐生活,已经心满意足。」相比之下,其弟尹国雄的情况则令尹母担心。「他心情好差,成日怨天怨地,说自己是因为姓尹才被拉去坐监。」

  展开全部我喜欢看励志片看这看这就会不由的被看动那种放牛班的春天,听见天堂,想飞的钢琴少年,当幸福来敲门,寻找幸福的起点。。。。有很多都不错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gaoyizhang/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