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道格拉斯公司 >

新虎口脱险的剧情介绍

归档日期:11-19       文本归类:道格拉斯公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28年6月4日凌晨,日本关东军为了侵占我东三省,指使敢死小分队化装成“东北军”,在奉天三洞桥炸毁了大军阀张作霖的专列,爆发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但令日本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绝密的行动恰巧被一个中国姑娘连海华看了个一清二楚。连海华不但看见而且还拿到了直接罪证:这次行动的特别命令。为了不让这个目击者泄露出事件真相的秘密,日本关东军最高司令部下了死令:务必尽快将其抓住灭口!这个任务落在被号称为关东军“间谍之花”的樱川丽子的头上。樱川丽子不敢怠慢,立即展开了对连海华的一系列追杀。

  连海华是一位爱国的正义青年,日本侵略者的倒行逆施并嫁祸于人的阴谋激起了她强烈的愤慨,她决心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把事实真相公诸于世!

  连海华匆匆逃到三姨家。三姨急忙来到东北军特谴大队找当排长的儿子,王守业找到武术教官欧阳剑请假。欧阳剑是我中共地下党党员,当他问清缘委后,准了王守业的假。

  连海华正向表哥叙述着她看到的一切,这时日本兵突然闯进了院子。王守业一下子意识到日本兵是要杀人灭口,于是他和妈妈拼命顶住大门,让连海华跳窗逃走。连海华只得依命而行,而三姨和王守业竟遭日寇残酷杀害,倒在了血泊之中。

  欧阳剑看到王守业和母亲被杀害深感悲痛,他心里非常清楚:心狠手辣的日本特务为了灭口是绝不会放过连海华的。他决心保护好她的安全。

  铃木义雄是位有正义感的日本青年,他因反战拒不执行长官命令而被军事法庭判了三年有期徒刑,他是日本驻奉天总领事馆的普通职员,他对连海华的遭遇十分同情,于是在暗中参加了寻找连海华的行列。具有爱尔兰血统美国人道格拉斯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无意中也介入到这里面。

  南京政府无辜被泼了一身污水,因此也急于要查清事实真相来洗刷自己,于是他们派谴绰号“独狼”的特别行动科科长何正统和副官陈洁寒,带领一支精锐的“蓝狮”别动队,秘密潜入到了奉天城内寻找目击证人。

  连海华逃到妙香庵,日本特务闻风而至。老尼姑道静法师和徒弟玄弘挺身相护,玄弘惨遭杀害。何正统带人与日本特务发生激战,连海华又一次脱险。

  逃了一天一夜的连海华又饥又渴,她躲进了破庙里,不料又遭人绑架。此人是地痞麻三。麻三见连海华长有几分姿色,于是就将她卖到了远近闻名的青楼---怡红院。

  怡红院为连海华大张旗鼓地做着广告,慕名而来的嫖客门庭若市,欧阳剑和樱川丽子、何正统几乎是同时得到了这个消息,他们不期而至,都要抢走连海华。欧阳剑与樱川丽子斗智斗勇,再加上何正统前来搅局,连海华只身逃走,又躲过一劫。

  从青楼逃出的连海华衣着格外扎眼,她想回趟家换身衣服再逃往他乡。可令她没想到的是:樱川丽子早已在此布好陷阱,只等她自投罗网。化妆成擦鞋匠的欧阳剑见状心急如焚,恰好这时铃木义雄驾驶摩托车也来寻找连海华,欧阳剑抢走铃木义雄的摩托车,并在千钧一发之际从虎口中救出了连海华。

  连海华将自己目睹的一切向欧阳剑和盘托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侵略行胫激起了欧阳剑的满腔怒火。欧阳剑的父母早在十多年前被日军战火炸死,他的妹妹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欧阳剑将连海华藏在自己宿舍内暂避一时。

  欧阳剑向党组织汇报了连海华的情况,最后决定把连海华送到上海,在万国会议上作证,以现身说法向国际社会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份子的侵略本性和瞒天过海的欺骗手段。

  连海华藏在欧阳剑宿舍的情报很快传到樱川丽子手中,她又派手下准备天黑进行秘密追杀。连海华无意中发现此处已被特务监视,于是便逃了出来。何正统带人乘机将其劫持,准备押回南京交差。危急时分铃木义雄出现,他凭自己高超的武功又从何正统手里抢回了连海华。

  连海华被安排在道格拉斯的住处躲避,樱川丽子又接到打入到何正统身边内奸“鼹鼠”的密报,便命令手下去作掉连海华。这些手下摸进院子被道格拉斯发觉,道格拉斯驾驶着轿车横冲直,撞把这些杀手撞了个魂飞魄散。

  一次次的失败使樱川丽子怒火中烧,她决定改变打法。恰巧铃木义雄的未婚妻千由百惠子来这里完婚,这就给了她可乘之机。于是樱川丽子半路上劫走真的千由百惠子,自己摇身一变,刽子手成了窈窕淑女。铃木义雄见到自己的未婚妻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将喜结良缘,忧的是他要和欧阳剑护送连海华去上海,她一个人留下可怎么办?“千由百惠子”则坚决要求与他们同往,善良的连海华也替她说话,欧阳剑无奈只得应允。

  道格拉斯驾车与他们一道前往,轿车刚刚从山路拐过,前面突然出现了路障和沙包,手持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挥旗令轿车停下。突如其来的日军检查站把道格拉斯吓了一跳,只听欧阳剑大吼一声:“冲过去——!”道格拉斯脚底下一加油门,轿车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撞断横杆冲过路障。日兵开枪了,刹那间枪声响成一团。道格拉斯忽左忽右地打着方向盘躲避着弹雨。“千由百惠子”倒是十分沉着,她紧紧地搂着吓的连声惊叫抱着头的连海华。日兵登上三轮摩托车追赶,车上架着的歪把子机枪向轿车射击。歪把子机枪吐出了火舌。欧阳剑和铃木义雄从车窗探出半截身子用手枪向汽车还击。一辆摩托车被击中栽到沟里起火爆炸。另一辆也被击中撞到大树干上。他们兴奋地大喊大叫起来。

  何正统紧急命令沿线的各个特务小组,务必倾力拦截这辆车。与此同时,他还要求各个特务小组给各地占山为王的土匪胡子散布消息,无论是谁用什么方法抓住汽车上的人,都按人头论功行赏,车上每个人现大洋五万。

  突破了这道险关后,天擦黑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山区小镇黑山堡,下榻在一个名曰“独一处”客栈。

  年轻娇艳,被下人称为“二奶奶”的老板娘洪凤娇喜形于色地将欧阳剑等人迎进。欧阳剑注意洪凤娇的眼里透着杀气,便提醒大家注意。果然这个客栈是土匪头子郎鹏的窝点,而郎鹏已被陈洁寒买通,正张网在此等候呢。

  半夜时分,洪凤娇从门缝儿伸进了一根小竹管,一股白烟喷射而出,当她把这些做完后,喜滋滋地悄悄离去。

  “独一处”大门外火把一片,洪凤娇手拎那个面具兴冲冲地来到骑着高头大马的郎鹏报告:那些人都被她麻翻了。郎鹏非常高兴,他跳下马走进客栈,说要看看那几个关系到自己升官发财的“宝贝”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

  当郎鹏推开房门时一下子楞住了,屋内空空,没有任何人影。郎鹏大发雷霆,命令手下赶快去搜查寻找。懊恼不已的洪凤娇突然想起铃木他们的汽车还在后院里,于是就带他们来到这里。郎鹏命令手下在这里严加戒备,绝不能让这几个人把汽车抢走。欧阳剑等人隐蔽在黑暗处,见汽车里三层外三层被土匪包围着,不免心急如焚。道格拉斯向欧阳剑建议:派个人去把守在这里的土匪引开。

  一阵激烈的枪声将守卫汽车的土匪们打倒了几个,土匪们顿时乱成一团,欧阳剑把土匪引走,他们急忙登上汽车,发动引擎。汽车的轰鸣惊醒了郎鹏和洪凤娇,他们这才方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于是他俩翻身上马,带上十几个手下便匆匆追赶。天已大亮,路面坑坑洼洼,轿车颠簸的很厉害,所以开的并不太快,郎鹏的马队追了上来。骑马的土匪前后左右围着轿车因为要抓活的便胡乱地开着枪。欧阳剑一面叫道格拉斯加快速度,一面挥枪向土匪射击。一匹又一匹土匪的坐骑被击中摔倒。欧阳剑他们又冲出了这道险关。

  轿车停在距大虎山还有两公里的一个小村子,欧阳剑让道格拉斯把轿车停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废牲口圈里,他要亲自去大虎山实地去侦察一下。

  欧阳剑看到他们必行的一座石头桥已被日兵安装了炸药,欧阳剑感到了空前的压力。黎明时分,一阵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将他们惊醒,还没等他们爬起来便被冲进的日兵死死摁在炕上动弹不得了。

  嘴被塞进的毛巾堵住并五花大绑的欧阳剑等人被日兵推了出来,一个日军军官一挥手,日兵们将他们架到一辆大卡车上,汽车轰轰隆隆地向大虎山镇方向驶去。

  汽车的灯光将那座安装炸药的石桥照的通明。堑壕与沙袋后面的日军轻重机枪手把子弹都“卡卡”地顶上膛。桐原浩野手挥小旗示意汽车停下。日军大佐下了轿车,日兵一见下来这么大的长官,便打开路障放行。大卡车上的樱川丽子是又急又气,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汽车驶过了石桥。

  天色已亮,车队在一片树林中停下,日军士兵把他们五个人分别从车上扶了下来。欧阳剑不清楚日军要干什么,所以非常紧张。那个日军大佐乐嗬嗬地走了过来,他解开捆绑欧阳剑的绳索,并与他热烈拥抱。铃木义雄等人看傻了,樱川丽子更是目瞪口呆。原来妆扮这个日军大佐的中年人名叫刘侠,他不但是我地下党的党员而且是东北军驻大虎山附近一个团的团长,他跟欧阳剑是好朋友,因此在欧阳剑执行这项特殊任务时,党组织指示他注意保护和配合。刘侠手下有车有兵,再加上他日语娴熟,所扮的日军大佐天衣无缝,因此使欧阳剑他们再次顺利渡过难关。

  道格拉斯继续驾驶着汽车在公路上飞驰。樱川丽子坐在后面看了紧挨着她的欧阳剑一眼,她终于明白:她最强劲的敌手是这个智勇双全的欧阳剑。几个小时后,他们便抵达天下第一雄关——山海关了。

  日兵在此准备了一辆大马力的中型卡车,并在车上配置了轻、重火力,准备与欧阳剑等人决一死战。

  轿车沿着弯延崎岖的山路,穿过了万里长城。突然,道路两旁的山上滚下巨石,砸在轿车周围。欧阳剑大叫一声:“不好!有埋伏!”随着话音,十几个日本特务在桐原浩野的指挥下,端着冲锋枪边疯狂射击边向他们冲了过来。欧阳剑让铃木义雄掩护,他和其他人下车去清理挡住去路的巨石。铃木义雄的机关枪像崩豆似地响了起来,日本特务被打的连滚带爬,丢下了几具尸体。可是日本特务就像红了眼的疯狗又扑了上来。铃木义雄杀的性起,他甩掉上衣,赤裸着胸膛,端起轻机枪拼命地扫射着。日本特务再次被压在地上抬不起头来。欧阳剑、道格拉斯和连海华推开挡住去路的一块块巨石,道路开通,他们突出了重围。

  轿车飞驰,道格拉斯全神贯注地操纵着方向盘。突然,他从车上的反光镜中发现后面追上来的那辆日兵大马力汽车。日兵拼命向轿车射击。轿车的车体被打的像筛子眼。铃木义雄用轻机枪,欧阳剑用手枪连连还击。一颗子弹击中了铃木义雄的左臂,鲜血如注地流淌下来。“千由百惠子”惊叫着扑上去为他包扎,杀红眼的铃木义雄一把把她推开继续射击。又一颗子弹击中了铃木的额头,他一下子昏迷过去。欧阳剑急忙接过铃木手中的机枪继续打着,日兵司机被击中了,汽车一下子撞在山石上,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欧阳剑一行人转危为安,轿车向天津方向驶去。

  身负重伤的铃木义雄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连海华与“千由百惠子”急的直掉眼泪。这时汽车“咕咚咕咚”颤抖了几声便熄了火,道格拉斯下车一看,原来是油箱被打穿,汽油己经漏光了。轿车瘫痪在丛山峻岭的盘山路上。这时一阵暮鼓晨钟传了过来,欧阳剑举目望去,一座深山古刹映入眼帘。

  欧阳剑背着铃木义雄与道格拉斯等人来到了这座名叫“雷音寺”的古庙,老和尚释贞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为他们安排了食宿。释贞和尚精通医道,他很快为铃木义雄止住了血。

  棋盘山上的大土匪冯庆魁正与几个“翠花楼”的妓女打情骂俏,大管家李子熊忽然来报说发现了那辆轿车。冯庆魁大喜过望,急令李子熊带上百八十人去“雷音寺”,一定要把那几个人生擒回来。

  夜色降临,深山古刹一片静谧。连海华要去庙院外的厕所有些害怕,她想让“千由百惠子”陪她去,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见她。连海华又去找欧阳剑,见欧阳剑正陪着刚醒不久的铃木义雄,她实难开口,所以她摸到腰间欧阳剑给她的手枪鼓足勇气还是决定自己去。

  当连海华从庙院外的厕所出来时,眼前的情形令她大吃一惊:几十个持枪的土匪手举火把,将搀扶着铃木义雄的欧阳剑、道格拉斯和“千由百惠子”统统抓走了。

  冯庆魁命令李子熊将抓到的人押上堂来,他依次询问了他们的姓名。当他看到樱川丽子时顿时心花怒放。冯庆魁说:“我立马就可以放了你们,但这个日本娘们儿必须给我留下!我现在正缺一个压寨夫人,弄个日本娘们儿来当,这是我冯某的造化。”

  连海华在释贞老和尚的指引下攀陡壁爬悬崖来到棋盘山匪巢的外围。就在连海华琢磨着怎么混进匪巢的时候,“翠月楼”又按时来送鲜货了,七、八个风尘女子说说笑笑向匪巢走去。连海华急中生智,起身跟在她们的后面,竟然混了进去。

  冯庆魁看着到手的美人搂着就要亲嘴。樱川丽子被激怒了,她抡圆了胳膊,狠狠地抽了冯庆魁一记响亮的耳光。冯庆魁兽性大发,他扑上去撕扯樱川丽子的衣服。一支手枪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原来是连海华找到这里,冯庆魁一下子傻了眼。樱川丽子用枪把狠狠地砸在他的后脑勺上,冯庆魁倒地浑身抽动,翻了白眼。

  可能是受到惊吓的原因,“千由百惠子”自从上了车就高烧不退,说着胡话。欧阳剑果断地下定决心:车到天津时必须找医生给她看病。

  天将擦黑的时候他们进了天津城,道格拉斯把汽车开向租界里一家美国人开办的教会医院。

  教会医院的主治医师玛莉雅布伦是道格拉斯年青时曾经热恋过的情人,由于他年轻幼稚不懂爱情,再加上他爱车胜过爱女人和嗜酒如命,因此他俩没能走到一起。这次当她看到道格拉斯突然登门来找自己时,玛莉雅布伦激动的险些犯了心脏病。

  玛莉雅布伦按照道格拉斯的吩咐,将樱川丽子安排住了院。天津的租界里还是挺热闹的,各种商店比比皆是。女孩儿的天性就是爱好逛街,连海华当然也不例外,她认为这个地方没人能认识她,潜在的危险己经过去,所以她就没给任何人打招呼,自己就上街闲逛起来。连海华哪儿知道她前脚刚刚迈出门来,后脚就被一个身着西服革履陌生的中国男人秘密地跟踪了。

  当欧阳剑来到连海华的住屋找她时,连海华己不见人影。欧阳剑匆匆出门来找。当他来到一条狭窄的胡同时突然发现:那个跟踪连海华的陌生男人正指挥着几个身着便衣的人架着挣扎的连海华将她强行塞进一辆轿车里,随即疾驰而去。欧阳剑急的直跺脚。

  樱川丽子来到了日本特务机关驻天津的秘密联络站打探,得知此次绑架连海华不是他们所为。樱川丽子意识到:此次绑架行动不是南京政府的特务便是东北军的特工所为,为此她定下了险恶的“借刀杀人”之计。

  一封神密的来信塞进了玛莉雅布伦家的门缝里,玛莉雅布伦看信后大惊失色,她急忙把这封信交给了道格拉斯。原来这是一封给玛莉雅布伦“通风报信”的信件,信中说:连海华被秘密关押在海港的仓库内,并准备在午夜时分将连海华送上去东北的列车。道格拉斯看了信后,就让玛莉雅布伦赶快把这封信交给欧阳剑,并叮嘱她说:如果有人问起这封信都谁看过,你只能说你自己,千万不要牵扯上我。玛莉雅布伦问他为什么?道格拉斯回答:别的不要多问,你只管这么回答好了。

  樱川丽子摸进了海港的库房去侦察,欧阳剑与铃木义雄在外面做好接应准备。这时他们突然遭到袭击,原来是何正统带他手下的人来抢夺连海华,刹那间枪声响成了一片。这时埋伏在外围的日本特务也开了火,双方各不相让,火力异常猛烈。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玛莉雅布伦驾驶着那辆轿车冲破火网疾驰而来,道格拉斯用冲锋枪拼命地射击,压制着对方的火力。一颗子弹击中玛莉雅布伦的胸口,只见她浑身一震,鲜血流淌下来。玛莉雅布伦咬紧牙关不动声色地操纵着方向盘。道格拉斯大叫着让他俩赶快上车。欧阳剑拉着铃木义雄顶着弹雨登上了轿车。轿车冲出了火网。

  玛莉雅布伦坚持着驾车疾驰,轿车来到了一座桥梁旁,连海华见轿车驶来便兴奋地迎了上去,她跟司马少华、铃木义雄和道格拉斯一一拥抱。怎么不见玛莉雅布伦下车,当他们回头看时,只见玛莉雅布伦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了。他们在海河河畔安葬了玛莉雅布伦。

  道格拉斯驾着轿车沿着公路向前飞驰,前面就是黄河大桥。黄河大桥上有重兵把守,陈洁寒亲临现场指挥。道格拉斯驾车冲向黄河大桥。陈浩寒指挥炮兵开炮射击。炮弹在轿车四周爆炸,道格拉斯兴奋地大叫着忽左忽右地打着方向盘。这边,欧阳剑、铃木义雄和连海华登上一条小舢板。一叶轻舟划向烟波浩渺,浊浪滚滚的江心。几颗炮弹将轿车掀翻了。连海华大声哭叫着道格拉斯的名字。

  黄河对岸有一座的军用机场,停机坪上有一架双翅的安2型飞机,这引起了曾经当过飞行员的铃木义雄极大的兴趣。他跟欧阳剑商量一番,决定抢一架飞机飞往上海。

  黎明,他们三人剪断了铁丝网在机场跑道周围的杂草中匍匐而行。那架飞机历历在目,越来越近。可就在这时他们被岗楼上的哨兵发现了,刹那间枪声大作,他们被弹雨压在那里抬不起头来。一队巡逻队向他们扑来,情况万分危急。欧阳剑让铃木义雄赶快领连海华去抢飞机离开,他留在这里掩护。连海华坚决不走,并说要死就死在一起。欧阳剑劝她必须好好活着,因为她的这条命己经不属于她自己了,而是属于历史和爱好和平的人类,必须珍惜它。在枪淋弹雨中,欧阳剑拼命搏杀,铃木义雄发动引擎,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连海华大叫欧阳剑快上飞机,欧阳剑向飞机奔来,他刚刚抓住门把手,飞机便拔地而起了。飞机在天上转了一圈,便在空中消失了。

本文链接:http://dentalbild.com/daogelasigongsi/956.html